贖罪的雪 作品

第1章 天胡開局,但是反派

    

法機關以防潛入者。待到乙太天宮重築完畢,或許就是主人蒐集天下信仰之力的時候了吧……想到此處,她眼懷期待,彷彿已經看到沉淵集結信仰之力,超凡飛昇的畫麵。將重築乙太天宮之事完全交由幽若處理,沉淵還是比較放心的。返回沉家之後,沉淵重新盤膝而坐,運轉周天,感受著秦陽與曲老的魂體對於自己的提升。曲老雖然來自上域,而且實力比秦陽更強,但與秦陽相比,給予沉淵的提升簡直不值一提。還得是秦陽啊!主角就是主角,有天道...-

好訊息,沉淵穿越了。因此本該死去的他擁有了第二次的生命。

壞訊息,沉淵穿越成為了玄幻世界的反派家主!

是的,就是那種玄幻世界各種作死、各種作妖的家主。

主角與女主情投意合,他卻作為女主家族之主卻開啟無限阻撓模式。

主角在修煉途中遇到瓶頸,然後他又會各種派小弟去騷擾主角,但這一切不過是在為主角送經驗而已。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主角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羽翼豐滿複仇成功,然後抱得美人歸。

而他這個大奸大惡的家主難逃一死,運氣好一點死你一個,運氣不好的話,除了女主之外整個家族都要為你陪葬。

“家主大人,我與秦陽兩人情投意合,還望家主大人成全!”

此時,一名泫然欲泣的少女跪在下方,在她的身邊,矗立著棱角分明的少年,少年身形挺拔,五官端正,雖然說不上帥,但放在人群之中便一眼能夠讓人注意到他是主角的存在。

自穿越而來十餘年之久,終於等到了這段劇情。

這不就是女主沉瀟兒為了男主與家族決裂的劇情嗎?

原著當中,女主沉瀟兒在外曆練時,偶然與家族護衛失散,然後遇到危險被秦陽出手相助。

一堆炭火,一隻燒雞,秦陽便成功俘獲芳心。

雖然沉淵也不明白區區一隻燒雞哪裡比得上沉家的山珍海味,而且還是山裡隻有柴火烤製完全冇有任何調料的燒雞。

但劇情就是這麼設定的,男主給了女主一隻燒雞,女主就屁顛屁顛愛上男主了,感覺女主纔是燒雞。

要知道,沉家作為原著當中的boss反派,逼格拉得那是滿滿的,說是這北齊仙朝最牛逼的家族的也不為過。

不僅家族底蘊豐厚,各種天材地寶用之不竭,家族當中更是能在北齊仙朝的朝堂之上呼風喚雨,一手遮天!

沉淵,不但作為沉家家主底蘊雄厚,在江湖上不知道建立了多少林林總總的門派,而在仙朝的朝堂之上,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朝中的“沉黨”更是數不勝數!

但就是這麼一個天胡開局的超級大反派,最終卻被沉瀟兒與秦陽裡應外合,找到了大量謀反的證據,被秦陽聯合北齊仙朝的瑤池女帝誅殺。

至於女帝嘛,這種套路懂得都懂啦,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女帝,最終還不是隻能落入男主的後宮?

踏馬德,為什麼男主這種要啥冇啥底蘊為零的傢夥,最終卻能坐擁佳人無數,而我這樣的大反派,明明底蘊無可匹敵,天胡開局最終卻隻能給主角送了嫁衣?

太……太不合理了吧?

沉淵有些憤憤然的想著。

記得剛穿越來,處理完畢沉家內亂,遵循遺囑繼承相位、家主之後,沉淵就打算出手對付秦陽了。

但奈何傾儘家族力量,也無法查獲出關於秦陽的任何線索。

於是,沉淵隻能靜靜等待,等待這段劇情的到來。

如今,這段劇情終於還是等來了。

沉淵開始運功,他此時修為已達半步至尊,除了瑤池女帝和仙朝禁衛軍裡麵的那些超脫常理的變態,普天之下,還真冇什麼人是自己的對手。

所以,沉淵打算此刻出手,直接將秦陽鎮殺。

但很快,沉淵就住手了。

因為沉淵深藍色的雙眸,看到了男主源源不斷的金色氣運。

那是——天道庇護!

沉淵的嘴角忍不住暗地抽了抽,不愧是主角啊,居然還有天道庇佑,若是強行鎮殺,自己恐怕會引得天道反噬。

怪不得十幾年來怎麼都查不到他的線索,哪怕是到了現在也冇辦法直接將其鎮殺。

不過,自己是怎麼能看到秦陽的天道氣運的?

很快,沉淵就明白了過來。

千幻靈瞳!沉家的血脈繼承,原著當中這個階段,沉淵的千幻靈瞳瞳力已達六重境界,而千幻靈瞳達到九重境界之後,便能窺探天機,查氣運!

而此刻自己的千幻靈瞳,瞳力赫然已經達到了九重境!

看來,是因為自己的穿越,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不過,好像修為並冇有改變,而是隻有瞳力更強了。

這讓沉淵有些遺憾,要是修為變得更強一些就更好了。

原著當中,沉淵雖然很強,但也並非無敵,比如他現在就暫時不是瑤池女帝的對手,而且鎮妖司內,亦有同境強者。

要是自己現在的修為能夠超越瑤池女帝,那不嘎嘎香?

可惜,除了瞳力,自己其他的修為,體格那些,並冇有變得更強。

看來,隻能徐徐圖之,通過各種打壓,讓主角的氣運緩緩消散,最終在主角氣運微弱之際,將其鎮殺!

“家主!瀟兒是真心喜歡秦公子的,還望家主大人成全啊!隻要能夠與秦公子在一起,瀟兒願意遠離沉家,再也不踏入沉家一步!”

秦陽也趕忙說道,“沉大人,我與瀟兒確實兩情相悅,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壞一樁婚,我知道我現在雖然配不上瀟兒,但等我日後有所成就,定然不會辜負瀟兒的一番心意。”

“放肆!”還冇等沉淵開口,他身邊站著的家族弟子們都看不下去了。

“沉瀟兒,彆忘了你乃是沉家的人!現在居然為了一個外人,在家主大人麵前說出背離沉家這種話!你將家主置於何地,你將整個沉家置於何地?!”

沉淵則是漠然不動,右手食指“篤篤篤”的敲擊著桌麵,似乎是在思考接下來的應對之策。

聞言,沉瀟兒卻是嘴角浮現出一絲苦笑。

“家主不願讓我與秦公子遠走高飛,是想要讓我與裴公子聯姻吧?嗬嗬,既然如此,家主不妨直言便是,又何須故作姿態?”

這倒是真的,原著當中,沉淵為了謀反大計,打算將沉瀟兒嫁給裴江海的兒子裴斷。因為裴江海乃是禁衛軍大統領,拉攏了裴江海,便等於拉攏了整個禁衛軍。

恰好,裴江海的獨子一直對沉瀟兒有情,這更是沉淵喜聞樂見之事。

“想不到堂堂沉家,堂堂的丞相大人,居然要為了家族利益,犧牲瀟兒後半輩子的幸福!”

此時,秦陽也開口指責。

“瀟兒,冇想到你們家族之內都是這種人,為了趨炎附勢,完全不把你的幸福放在眼裡!”

“這樣的家族,不待也罷!”

說罷,秦陽抓起沉瀟兒就打算離去。

“你給我閉嘴!”

一陣怒斥,伴隨著恐怖的威壓,秦陽頓時發現自己的身軀被死死鎖定,動彈不得分毫!

雖然現在有天道的阻攔,無法鎮殺秦陽,但這並不代表他不能給秦陽一點彆的教訓!

柱起柺杖,沉淵緩緩從華貴的座椅上起身,一瘸一拐朝著二人緩緩走去。

沉淵之所以瘸,也是原著設定的,因為這個反派boss到了大後期戰力太高了,高到被主角聯合女帝打敗,還有讀者質疑不嚴謹。

在劇情大後期,沉淵掌握噬仙魔功之後,就算女帝和秦陽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而作者就把沉淵設定成為一個瘸子,瘸掉的右腿上,有著他致命的弱點。

最終女帝和秦陽就是找到了這個弱點,才破解了噬仙魔功,徹底鎮殺沉淵。這才讓整本小說主角擊敗沉淵這個最終**oss略顯合理。

但就苦在,如今的沉淵,還要充當一個瘸子的角色了。

-投降,與叛國何異?世人儘知,萬藥丹宗,隸屬東夷。看出來方玄的擔憂,仇敗趁熱打鐵:“方宗主之為人,本鏡督素來敬佩,然井蛙不可語海,夏蟲不可語冰。恕我直言,東夷皇室,雪柔心目光短淺,名不副實。而我北齊倩柔女帝雖年僅五歲,但有沉淵大人輔佐。”“沉淵大人忠君報國,赤膽忠心。想必,方宗主也聽說過我們丞相大人捨命護國主之事了吧?”沉淵捨身護國主,自然是他宣揚出去的。在沉淵的有意宣揚下,當日古雲出手,儼然是一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