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挽狂婪 作品

第一章 雷恩“先生”

    

丁本人的格鬥能力很強,是少有的街頭格鬥大師,但是雷恩三人每一個不弱於他甚至更強,但是他詭異的能力卻讓人投鼠忌器。萊斯特有些躊躇,馬丁這個傢夥就好像一隻渾身是刺的刺蝟,“怎麼打?”“隻能圍困伺機絕殺,首先保證自己的安全,畢竟我們可是三個人。”馬特回答道。雷恩耍了個棍花,決定做一做出頭鳥。“我來試試他的氣量,是不是真有金並口中含金量。”說著就衝了上去。一往無前的氣勢好像手裡的拿著的不是一個鋼管,而且戰...-

地獄廚房,位於紐約曼哈頓區,整個美聯邦都鼎鼎大名,臭名昭著的罪惡巢穴。

“砰,砰……”

一處破舊的民居之中,時不時傳出悶悶的聲響。

昏暗的房間裡,隻有天花板上的昏暗吊燈照亮著房間的一小片區域。

幾個五大三粗的白種男人圍著一個被吊起來的麻袋時不時揮動著有力的拳腳,

而在麻袋很久纔會詭異的蠕動一二的麻袋下麵的陰影之中,是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先生,還繼續嗎?”

幾個身材高大的小弟對著坐在角落裡一個年輕人問詢著,那個人今年不過二十四歲,占據著這房間裡唯一一個還算完好的沙發上,

嘴上叼著雪茄,手裡那著幾頁白紙時不時翻動,昏暗的燈光和雪茄升騰起的煙霧讓人看不清他的麵容。

那是個華人,身上簡單的穿著一件白襯衫,在這還有些寒冷的初春時節,還在脖頸後麵披著一件黑色大衣。

聽到手下人的話,雷恩抬起頭看向他們,又嘬了一口叼著的雪茄,緩緩突出煙霧。

“放下來吧。”

雷恩擺了擺手讓小弟們把那個麻袋放下,幾個小弟中領頭的傑克從裡麵拉出來一個人。

應該可以認出來是人類這個物種……

鼻青臉腫好像一個豬頭,滿臉滿身的血跡,嘴上被塞著口塞然後又封著膠帶,隻有還在喘氣的鼻子證明這個人還活著。

傑克把膠帶口塞去掉,拍了拍這個人的臉,讓他能夠清醒一點。

雷恩又翻了幾下手中的檔案,年輕人洪亮而又帶著一絲成熟味道的聲音響起:“呀啦啦,伯斯先生,不知道你現在考慮的怎麼樣了啊。”

雷恩手中的檔案都是從偉斯利那裡拿來的,這上麵清楚的記載著,這位伯斯先生的一切資產。

他在奧斯本工業的股份,私人名下的各處房產,小公司,手裡掌握著的流動資金,以及他的妻子,兒子,父母的住處,一應俱全。

如果你要問這樣一位可以說是上流社會的名流紳士為什麼會落得這個下場,

雷恩隻會告訴你一句話,整個地獄廚房也將一同高喊:“永遠,永遠,不要冒犯金並!”

而我們的伯斯先生已經深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雖然已經氣若遊絲,但還是用儘全力開口:“是的,先生,我願意交出自己名下所有的奧斯本工業股份,放過我,放過我。”

用儘全力開口的伯斯仍然是聲若蚊蠅,傑克不得不豎起耳朵,俯身到伯斯的嘴邊才能聽到他說的什麼。

傑克聽完後對著雷恩恭敬回答:“先生,搞定了。”

雷恩點點頭,拿出打火機把手中的檔案點燃,語氣清淡而又肆意:“既然如此,還等什麼,趕快為我們的好朋友叫救護車了。”

看著手中的白紙一點點被火焰吞噬,火光照亮了雷恩的臉龐,是一個英俊硬朗的小夥子,頭髮打理的一絲不苟,即便冇什麼表情都能讓人感覺到一股淡淡的威嚴。

“剩下的活去找偉斯利,還有,把這裡打掃乾淨。”

隨**代了剩下的事,雷恩起身就要離開,而當這個男人站起來,可能纔會知道一點為什麼這些黑幫分子對他如此尊敬。

僅僅是他的體型,就已經讓人望而生畏,三米多高的天花板好像觸手可及,寬鬆的襯衫穿在他身上都有點緊身衣的感覺,強健的臂膀好像隨時會把手臂的衣料撐破。

……

無所顧忌的孤身一人走在黑夜中的地獄廚房,無論他是什麼人,地獄廚房都會告訴你,你要倒黴了。

但是雷恩顯然不會這麼想,從孤兒院出來後,出來剛開始上了幾年學,他就一直混跡在這裡,四五年的時間從一個名不見經傳小混混到如今穩坐金並手下的第二把交椅。

對於籠罩整個美聯邦東海岸的金並的犯罪帝國來說,地獄廚房,可能隻是自家的後花園吧。

就這樣,雷恩如同晚餐後的散步一樣走在地獄廚房的街頭,不知道有多少底層的小混混在看到他後躲藏在陰暗的角落裡竊竊私語。

但是無一例外,冇有一個人有勇氣冒犯這位“先生”。

對比永遠讓他們如雷貫耳但總是名不見經傳的金並來說,一步步從最底層爬起來的雷恩可能更讓這群草原上鬣狗一樣的渣滓感到畏懼。

雷恩的腳程很快,冇多久就回到了金並的老窩,近乎籠罩整個東海岸犯罪行動的陰影帝國,他的一切起點,都能從這座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已經矗立在大地上的高樓中找到蛛絲馬跡。

帝國大廈,金並的犯罪帝國的總部,如果有誰能得到他,那這個人一定可以一步登天,轉瞬間就可以成為在整個美聯邦都能稱得上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剛進大門口,一旁的電梯門開啟,出來的正是偉斯利,帶著眼鏡,一身正裝,斯斯文文的模樣。

但就是這個人,被金並委於重任,如果把這裡比喻成什麼集團公司的話,那麼金並就是地位最高的董事長,雷恩和偉斯利就是被認命的執行總裁和總經理。

“呦,偉斯利。”

偉利斯步履匆匆,帶著幾個人經過雷恩身邊時,恭敬的叫了一聲“先生。”又閒聊了幾句後就算打過招呼了,接著神色匆匆的離開。

或許有人會奇怪,為什麼對一個黑幫老大,或者說雷恩這樣一點也和什麼“先生”占不到邊的人用這樣的稱呼。

這兩個字最開始就是偉斯利搞出來的,在他被金並正是任命的那一天,偉斯利送了他一條領帶,喊了他一句“先生”,然後下麵的小弟也都開始這樣叫他。

不得不說,文化人說話就是好聽,雷恩還聽說,金並的“閣下”也是他喊出來的。

雷恩無所謂的聳聳肩,坐上電梯直接按下最高的一層。

帝國大廈最上層,這裡是獨屬於金並的辦公室。

當然,像雷恩,偉斯利,萊斯特等人在這裡也有一席之地。

在下麪人看來,這是金並閣下所賜予的無上的榮耀。

在雷恩走出電梯後,看到的也是一如既往的一幕,躺在沙發上無聊的玩著刀子的萊斯特,坐在一圈電腦後麵忙碌的金並。

在萊斯特躺著的沙發對麵,是屬於雷恩的座椅,後麵則是他個人的酒櫃。

走到滿滿噹噹的酒櫃前麵,雷恩打眼一看就瞧出了問題,他對這裡麵的酒可以說是如數家珍,一眼就發現這裡少了一瓶。

隨手拿出一瓶精品朗姆酒,雷恩打開後直接就對著瓶子狂飲了半瓶,大呼一聲舒服。

“萊斯特,你又偷喝我的酒。”

雷恩靠著椅背坐下,雙腿交叉放在茶幾上,麵色享受的品味著手中醇香的朗姆酒,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冇有任何標簽的雪茄盒,從中抽出一隻細細的嗅著味道。

麵對雷恩的問題,萊斯特的東西冇有任何變化,有一下冇一下拋著手裡的匕首。

“要打一架嗎?”

雷恩搖搖頭,沉醉在香菸美酒的世界裡。

“三十萬,U,S,刀樂。”

“你那酒是金子做的?”

萊斯特手中的匕首再次拋起來,在半空中曲起手指精準的彈在刀柄上。

看起隨手而為,實則力道大的出奇,匕首咻的一聲衝著雷恩的頭飛了過去,深深插進椅背,緊貼著雷恩的臉頰不足一指,錚錚作響。

雷恩卻好似習以為常一樣,淡定的眼皮都冇眨一下,伸手拔出鋒利的匕首在雪茄上切過,拿出打火機點燃。

“三十年的老傢夥了,一年收你一萬已經是看在你是老顧客的份上了。”

兩人就這樣就著這三十萬的話頭閒聊一人一句的閒聊著。

這樣的場景每一次上演都讓雷恩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甚至對於他的上一世他所記得的也並不多。

從他有記憶開始,他就在克林頓區的一家孤兒院裡,稍微長大些後也想起了上一世的一些事,那時候他從電視上看到了史塔克工業集團,奧斯本工業集團,等等的這樣。

他知道,自己來到了一個了不得的世界。

十七歲時,他帶著佩茲離開了孤兒院,之後的日子可能是他在這個世界最平淡的一段時光了,勤工儉學。

但是可惜,即便兩人都很努力,但是他們的經濟並不足以支付兩人的學費,就這樣冇讀幾年書的雷恩輟學肄業了。

其實他本來就是不願意去上學的,上輩子的校園生活已經經曆過了,而且他們當時的錢也不多,隻不過是他不想讓佩茲失望而已。

之後的日子裡,雷恩強勢而好鬥的性格陰差陽錯下讓他開始混跡黑幫,一直到現在位置。

不管是前世的普通人生活,還是穿越漫威後那段困難的時光,亦或者是當年看著電影裡超凡世界光怪陸離的那個心生臆想的人,恐怕都想不到現在的變化。

雷恩也常常會感歎,世事無常,變化無常。

-又一次的陰謀,最後為了世界的安全,駕駛著滿載核彈的飛機一頭紮進了冰川中,卻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而美隊史蒂夫之所以能做到這些,都離不開一個人。超級士兵血清之父,厄金斯博士,是他發明瞭超級士兵血清才誕生出了絕世猛男史蒂夫羅傑斯。但是在實驗成功後厄金斯博士卻遭到了九頭蛇的暗殺身死,留下的唯一樣品也被毀去。自此超級士兵血清成為絕響。但是軍方卻從來冇有放棄過超級士兵血清的研究,加上史蒂夫羅傑斯本身就是軍方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