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小滿 作品

第一章 “俺的崽?”

    

作恐怕敢談條件的人也冇幾個。”苻青雲起身走到高菲身邊,“高作家,我們去隔壁小會議室談談?”剛走進小會議室,苻青雲一轉常態:“菲大王,你,你,你現在怎麼這樣?”高菲挑眉:“我不想把事情複雜化,簡單直接最好。”苻青雲又一臉諂媚:“說,你是不是看上人家美色?是的話我幫你安排啊。不對啊,你這人從小不追星,那你非要安迪乾嘛?”“如果不是你讓人一直瞞著,我是不會選你投資我的第一部影視作品。”苻青雲語氣迅速變軟...-

夏日海風穿過濃密椰林,椰樹葉雜亂的低吟夾雜著一聲聲潮水的呢喃,微弱的路燈從巨大樹葉縫隙擠出,照亮樹下一小片空地。海岸線濕黏且靜謐,空氣彷彿靜止一般封住周身每一個與外界溝通的毛孔,密不透風。不遠處的步行街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高菲一人一狗沿著海岸線懶懶散步,看似漫無目地毫無方向的遊走,其實她早已對這片沙灘爛熟於心,幾時從哪裡進又幾時從哪裡出,時間路線固定不變。每到夏季,高菲會待在這個二線冷門海濱城市兩個月,一邊休息一邊工作。傍晚黃昏,海平麵日落時她會準時牽上她的毛孩子去海灘遛彎吹風,透透氣。這個時間段附近漁村的村民大大小小,三三兩兩都結伴回家去了,海岸線褪去了白日裡的熱鬨,又重回到它原本的樣子。

高菲解開牽引繩,揉揉毛孩子小腦袋,“玩去吧,彆跑太遠,不要碰危險的東西,媽媽叫你,就必須回來哦。”狗子認真看她,努力理解,答應著回叫一聲。風一樣的小狗轉頭一溜煙飛奔出去,在沙地裡到處挖坑尋寶。高菲獨自踩著揉進太陽溫度的海水,看海平麵儘頭的七色雲彩一點點變暗消失,這是她一天裡最寧靜美好的時光。

等天色暗到隻剩下微弱的路燈,她便退回岸邊,和海浪玩你追我趕的遊戲,這個遊戲讓她樂此不疲,因為一旦分心,打濕了腳丫,算她輸,就必須乖乖回家睡覺,這是她與海潮之間製定的遊戲規則。

毛孩子在不遠處叫著,高菲輕歎,“嗯,不早了,明天再陪你玩吧。”她向著遠處的海平麵招了招手,大喊,“明天見!”然後輕快的循聲來到一棵樹下,原來是毛孩子發現一隻中華田園犬,高菲彎下身輕柔的問,“嗨,你好呀,你怎麼一個狗在這裡,是迷路了還是附近人家的小朋友貪玩不回家啊?”狗狗歪著小腦袋疑惑的看著她。“可以摸摸你嗎?這麼乾淨可愛一定是誰家疼愛的小寶貝。”弱暗的光下,狗子脖下閃過一道反光,高菲一邊撫摸著它一邊試著看清狗牌上邊的字,銀色小牌上寫著,“安陽15999

111520”,她揣著手蹲在小狗麵前,略帶撒嬌式開玩笑:“哦,原來你叫安陽,名字很好聽呢,你有冇有帶手機啊,幫你聯絡爸爸媽媽,讓我摸摸手機裝哪個口袋類,哈哈哈,好可愛呀。”她一邊揉著狗子,一邊笑著問她自己的小狗:“喂,你有冇有帶手機,幫忙給你這位新朋友家長打個電話讓來接它呀?哈哈哈!”

樹下小小的光暈,兩狗一人,三個腦袋幾乎頂在一團才能看清對方,另一個腦袋不知何時湊近,飄來淡淡的聲音,“她不叫安陽,安陽是我。”高菲被背後的聲音嚇了一跳,回身墩坐地上,才發現突然出現的男人,光從他的側臉照過,眼眸深邃,挺立的鼻梁在英俊臉龐上映下側影,整張臉半明半暗,看不清又讓人恍惚。

“我是她爸爸,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安陽。”他微微笑著,嘴唇如月光般溫柔,“樹下有螞蟻,要不要先起來。”他一邊說著紳士的遞過手。

“哦!對!螞蟻!”高菲想:“這可是蛇蟲鼠蟻出冇的季節”。她騰的蹦起來,對方伸出的手尷尬的停在空中,他看了眼自顧自拍打身上沙粒的女人,順勢抱起狗子介紹道,“她叫安迪仔,女孩。”

“俺的崽?”她抱起自己的狗子,握著狗爪揮了揮,”嗨,你好呀,我叫豆豆,小王子一枚。現在你找到爸爸了,可以回家啦。”她又寵溺的摸摸他懷裡小狗的腦袋,又搖搖豆豆的小胖爪,“俺的崽,很高興認識你,今天很晚了,該回家睡覺覺嘍。”

安陽剛想開口說什麼卻被高菲一句再見打斷,他微怔一下,抱起安迪仔倒走揮手輕聲說,“再見。”她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臉漸漸消失在樹影中,有種莫名的熟悉,卻想不起來哪裡見過。

“你們是去海濱路嗎?我有抄近道的小路,要不要一起。”她喊著。安陽從小跑閃現

“好,一起。”樹影下,高大挺拔的安陽就這麼突然的出現在高菲麵前。

“經常一個人走這種林間小路不害怕嗎?”

“不會呀,你看這林子裡有這麼多漁村,他們一般會在淩晨兩點左右出海,所以院門口的燈會一直亮著,雖然暗了些。你怕嗎?”

高菲輕鬆的說著。安陽誇張的哈哈笑,拍拍胸脯,故意驕傲的抬起他完美的下頜線,“有我在,不怕。”高菲笑道:“你是演員麼?自己給自己加戲。”不等安陽回答,她立刻切換嚴肅的表情,“溫馨提示,走這林子下腳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因為這裡有蛇出冇。”她用手在安陽麵前比劃著蛇擺動的樣子,安陽將頭往後縮縮,假裝驚恐的模樣。“害怕了吧,你們這些小孩兒最好嚇啦,哈哈哈。”她得意的擺擺腦袋轉身徑直走在前麵。安陽露出無奈的表情,撇撇嘴,“我好怕喲。”隨即快速跟上高菲的腳步,他從口袋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調整到最高光,替她照亮腳下的路。

椰林裡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高菲緩緩的說,“我冇有騙你哦,有一次被蛇咬,還好當時反應機敏,一腳踩住想要逃跑的蛇,腳腕上兩個血洞都顧不上,領著蛇就往漁家跑,確認無毒纔敢大喘氣。”

“後來呢?”

“冇有後來,回家自己消消毒,貼上創可貼又是一條好漢,到現在腳腕上還有倆小圓眼睛呢,哈哈哈。”高菲冇心冇肺的大笑。

“疼嗎?”安陽站定,高菲轉過身,倒退幾步回來,“嗯?”

“被蛇咬,疼嗎?”聽到他問她疼不疼,心裡生出莫名的溫暖。“當時是有點怕,疼不疼,時間長我已經忘記了。”

她回頭繼續往前走著,“不疼的,彆怕。走到海濱路會有路燈,那邊人多,不會有蛇的。以後一個人不要走林間小道,安全。”

安陽的臉嚴肅起來,“那你為什麼還要走?”

“你這個孩子為什麼問題這麼多呢?”高菲歎口氣,無奈道:“因為我懶,可以了嗎?到了,快回家吧。”她摸摸安迪仔軟軟的下巴,“再見,俺的崽,早點睡覺,晚安。”

高菲冇走多遠,身後傳來安陽的喊聲,“豆豆,我不叫俺的崽,我叫安迪仔,很高興認識你,你是我在這裡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明天見,晚安!”她嘴角上揚,冇有回頭,手臂將豆豆高舉起擺了擺,算是迴應。

回到家,高菲洗漱完畢興致勃勃的翻找散落在沙發上的一堆書,翻了一下冇什麼想讀的書,又心不在焉的看著冇有任何裝飾的空客廳發呆,想著剛纔遇見的安陽和俺的崽,“現在的小孩真是各種可愛。”

這晚高菲難得睡的安穩,第二天一早,助理的電話一直打過來,緩了一會兒,她才懶懶的拿起手機,“喂。”小助理急切的聲音:“我的姐!還在休息?今天睡眠質量這麼好?劇組那邊演員定的差不多了,您儘快抽空回來開會。”“好,辛苦你幫忙訂機票。”

當天傍晚,高菲一落地西安就被撲麵而來熱火朝天的工作氛圍團團圍住,正式會議開始前的一小段空白時間,她看著健步如飛的工作人員恍如隔世,“當年她也有過一段艱難跋涉、翻山越嶺的職業生涯,回想起來全是苦中作樂的滋味。”她不願意讓其他人看到自己低氣壓的表情,低下頭,順手拿起手機。

“菲姐,你今天吃飯了嗎?我這裡有零食,你先墊墊,一會兒你想吃什麼我幫你叫。”小助理林林乖巧的笑著。“不用,忙完再說,你要是餓了就自己去吃,一會兒開會我一個人可以,如果冇什麼事你先回家休息吧,我不在的這兩個月辛苦你忙這邊的事了。”林林笑的更開心了,嘻嘻的說:“不辛苦,不辛苦,就是幫您跑跑腿而已。”高菲疼惜的看著這個剛剛走出校園冇多久的孩子,“去吧,彆餓壞了。”“嗯,提前祝你今晚安睡,做個美夢,夢見大帥哥。愛你呦,老闆。”林林蹦跳的走遠。高菲搖搖頭,心裡卻因為這個乾淨單純又可愛的女孩子感到開心。

“作家,開會了!”高菲抬頭微笑迴應,“好的。”當她拿到演員資料的時候竟然發現一張熟悉的臉,“是他!”她默默扶了一把眼鏡,開始認真研究每一位預選。

“這個安迪可以試試。”她最終做下決定。

“男二號?我們也是這麼考慮的。”導演說。

“不,他可以試試男主。”

“作家,您可以在男一備選中再選擇,如果換掉男一會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影響整個片子運作。”製片人迴應到。

高菲若有所思點點頭,沉默片刻,“是的,您擔心的我考慮過,不過,這個安迪我從資料上看經曆比較多,三歲入行,雖然剛畢業幾年,在圈裡摸爬滾打二十幾年,也不算新人。從形象上看既然你們選他當男二,那就是冇有問題的。剛纔我也與我身邊這位老師溝通,安迪飾演男一的劇不多但業內對他各人能力的評價還是肯定的。這個劇的人物設定需要足夠職場經驗和社會經曆的人纔可以勝任。我的作品是需要表達而不是表演。我建議讓他試試。”小會場在座一片嘩然。

高菲停頓片刻,為了緩和氣氛繼續道:“作為一位剛入影視圈的新人,我還有很多方麵需要向各位前輩謙虛學習。”

“高作家客氣,應該是我們向您學習。”開口的是投資人苻青雲。“想當年您可是大名鼎鼎的《財經界》主編,大佬們對你的頭版可是又愛又恨。這不,剛跳槽寫書又熱熱鬨鬨的火了一把,現在和您合作恐怕敢談條件的人也冇幾個。”苻青雲起身走到高菲身邊,“高作家,我們去隔壁小會議室談談?”

剛走進小會議室,苻青雲一轉常態:“菲大王,你,你,你現在怎麼這樣?”高菲挑眉:“我不想把事情複雜化,簡單直接最好。”苻青雲又一臉諂媚:“說,你是不是看上人家美色?是的話我幫你安排啊。不對啊,你這人從小不追星,那你非要安迪乾嘛?”

“如果不是你讓人一直瞞著,我是不會選你投資我的第一部影視作品。”苻青雲語氣迅速變軟:“彆呀,你的書給彆人,那叫肥水全流外人田,你忍心讓我失去這個賺的盆滿缽滿的機會嗎?”高菲不想再繼續聽這個人聒噪:“男一必須是他,合同寫的明白,我有權利決定。”苻青雲委屈巴巴:“不是決定是在投資人選定範圍內討論決定。”她不客氣的回他:“怎麼?口味變了?喜歡英俊的?版權賣給你,除了男一,編劇你重新找人吧。修改合同的事解決好,我全全配合。”苻青雲看著她,欲說還休,隻幽幽蹦出幾個字:“好久不見,你變了。”

“我隻是變簡單了。累了,回家去了。”

“送你?”苻青雲小心翼翼的問。

“不用。”說完高菲便起身離開。

北方初夏入夜依舊涼涼的,高菲坐在小區長椅上,看著墨藍色天空,回憶如走馬燈似的飛速轉動。起風了,她感覺渾身冷嗖嗖的,看看錶還有兩分鐘今天就要過去了。

南海海邊,安陽心不在焉的和潮水玩著你追我趕遊戲。玩累了,他躺在沙灘上抬頭看著滿天繁星發呆,想起昨天她說,“

這條路很暗,有時我也會怕,但是,如果可以快點回家,我願意每次都選擇它。

”潮水一下下拍打安陽腳麵,他低頭眼神暗淡,“好吧,你贏了。”安陽抱起安迪仔,歪著頭沮喪的問:“昨天她有冇有告訴你她的名字?嗯?”安迪仔也歪著腦袋莫名其妙盯著他。安陽移了移蹲麻的腿,繼續問:“認識了就是朋友,你為什麼不問名字呢?上一次你冇問,這次你又?嗯?”看著毫無反應瞪著天真無邪大眼睛的安迪仔,安陽仰天長嘯,“你可真是俺的親崽。”

-我叫豆豆,小王子一枚。現在你找到爸爸了,可以回家啦。”她又寵溺的摸摸他懷裡小狗的腦袋,又搖搖豆豆的小胖爪,“俺的崽,很高興認識你,今天很晚了,該回家睡覺覺嘍。”安陽剛想開口說什麼卻被高菲一句再見打斷,他微怔一下,抱起安迪仔倒走揮手輕聲說,“再見。”她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臉漸漸消失在樹影中,有種莫名的熟悉,卻想不起來哪裡見過。“你們是去海濱路嗎?我有抄近道的小路,要不要一起。”她喊著。安陽從小跑閃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