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有三 作品

第33章 危機

    

!不要!”她聲音猶如漲潮的海浪,一聲高過一聲,尖銳刺耳。突然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就見喬碧蘿目光呆滯,頭顱偏向一邊,重金打造的黃金步搖應聲甩飛出去。她抬手捂著臉頰,難以置信看向喬夫人,“母親,您打我?”“你不顧喬家臉麵,做出此等醜事,還敢在此處叫囂,當真是無法無天了!”喬碧蘿還從未見過喬夫人如此疾言厲色,一時間有些呆了。她的反應,成錦瑟看在眼裡,心裡發笑。喬碧蘿一個庶出,隻是養在喬夫人身邊,便真當...-

一小廝道:“我還以為這喬家小姐有什麼了不起的,原來就這。”

小丫鬟嗤笑一聲,“就是,我還以為多天仙的人物,也不過如此,照比咱們大娘子可真是差遠了,也不知道郎君看好她什麼了。”

聽著四周奚落之聲,喬碧蘿簡直要把成錦瑟撕碎的心都有了,但是現在還不行。

以後有的是時間,她倒要看看,成錦瑟這賤人是不是每次都這麼好運,有人救她!

也不知道那個喬碧蘿用了什麼手段,沈從熠一連在她的棲雲閣連著宿了好些日子。

外加沈老太有意抬舉,下人們倒也不敢小瞧了她,畢竟主子的寵愛纔是在府裡立足的根本。

這日一早,都來了沈老太處請安。

等成錦瑟和月娘姍姍來遲,就見喬碧蘿早就到了。

還不等沈老太發話,她便搶先出言嘲諷,“大娘子還真是忙,讓老太太等這麼久。”

“都是妾身的錯,是妾身身子重,勞煩了大娘子。”

有月娘開口,沈老太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

眼看著月娘肚子一天天大了,沈老太隻覺一切都苦儘甘來,心情大好。

“無妨,你現在是有身子的人,大娘子是該多照顧一些。

“我這次的壽辰,和熠兒升官宴一同操辦,定要辦得隆重一些,讓平城所有人都看著,我們沈家如今榮光。”

“是,祖母,孫媳定當儘心竭力。”

成錦瑟恭順應下。

就聽一旁喬碧蘿尖聲道:“這種重要席麵,大娘子是不是從來冇有操持過?不如讓妹妹幫你?”

喬碧蘿是喬家女兒,這樣的大場麵自然是見過不少。

可成錦瑟就不一樣了,她成家雖然富有,可照比喬家還是差了一些。

沈老太認同道:“如此也好,那壽宴就由你們二人一同操辦吧。”

喬碧蘿一臉得意,看向成錦瑟,眼裡滿是挑釁。

老天爺還真是喜歡做作弄人。

前世便是柳芊芊毛遂自薦,要幫她操持宴會,可中途自己卻莫名其妙病了。

壽宴當日,柳芊芊一人出儘了風頭,好些人都以為她纔是沈家大娘子。

這一世,她倒要看看這個喬碧蘿會有什麼花招。

正和沈老太寒暄,就看到門外丫鬟點頭示意,似乎是有事稟報。

她躬身退出正廳,小丫鬟上前俯身在她耳邊輕聲道:“大娘子,望雲樓出事了。”

成錦瑟隻覺心裡一驚,雙手不自覺一抖,暖手爐應聲落地。

在去往望雲樓的路上,小丫鬟已經把事情經過大概說了一遍。

新開的酒樓竟然發生了命案,死者同行之人想要報官,已經被汪掌櫃暫時穩住,一切就等成錦瑟去了再做定奪。

怎麼聽整件事都透著詭異,讓她下意識感覺不安。

命案,若真的鬨到報案,那必定會牽扯出自己,如此一來事情就難辦了。

所以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將這件事壓下來。

馬車很快到瞭望雲樓,下車之前,她帶上了圍帽,確定萬無一失這才上了樓。

天字一號雅間。

剛一開門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血腥氣味,走進一看,屋子裡的一切都保持著原來模樣,並冇有想象的那種混亂。

桌子上擺滿了一桌酒菜,一個男人就如同吃醉了酒一般趴在那裡,一動不動。

當成錦瑟繞過去看到男人的臉時,身後流雲尖叫一聲捂住了臉。

就見男人圓瞪,脖子間一道深深刀痕,甚至可見頸骨。

鮮紅血液順著桌布流淌了一地,場景詭異又恐怖,也怪不得流雲失態。

“王娘子,您可算來了。”

成錦瑟曾和汪昱說好,若是望雲樓又是需要她出麵,她會扮成親嫂王若娟出麵,畢竟嫂子拋頭露麵做生意許久,也不至於壞了她的名聲。

還不等成錦瑟和汪昱打聽清楚,就聽一道清冷男聲在茶室響起,“王娘子,請。”

尋聲望去,就見男子一身玄色衣裳,領口和袖口上都鑲著精緻的銀邊,更增添了幾分高貴與神秘。

他的麵容猶如精雕細琢的玉石,眉如遠山,眸若寒星。

高挺鼻梁下,唇角微挑,有種似笑非笑的危險。

皮膚白皙無瑕,彷彿冇有經曆過風霜雪雨。烏黑濃密的長髮,流淌在肩頭,慵懶愜意也貴氣不容冒犯。

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成錦瑟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俊美的男人,彷彿與世隔絕的仙人,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成錦瑟圍帽下的臉,短暫一怔,隨即恢複正常。

“公子有禮,我便是這酒樓的東家。”

從男子身邊護衛口中得知,他們本與死者約好在此處談生意,可來時卻發現那人已經遇害,據推斷,應該是剛斷氣。

男子要的東西,已經被凶手搶走,而這東西對他們很重要,如果找不回來,就隻能報官處理了。

“不知公子所求何物,若是可以,我們願意賠償,隻要您說個數。”

男人還未開口,一旁的侍衛已經怒了,“你當我們是叫花子不成!”

看來事情比自己預想的要複雜得多,用錢是解決不了了。

而且從男人的穿著和氣度上來看,絕非普通人,可見他所說的東西,也絕對不是普通物品,如此看來,若他們不願透露更多線索,那僅憑成錦瑟是絕找不到殺人凶手的。

所以決不能讓他們牽著鼻子走。

成錦瑟心下瞭然,再次開口,語氣平淡且決絕,“若公子真想要找回丟失物品,就請與我們坦言,畢竟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

“你這是威脅,就不怕我們報官嗎?”

那侍衛身上殺氣儘顯,右手已經撫上腰間長刀,好似下一秒利刃出鞘,便要將成錦瑟就地正法一般。

成錦瑟圍帽內的臉,冇有絲毫表情。

而身後的汪昱和流雲卻早已嚇得腿肚發顫。

“公子若是真想報官,怕是早就報了,根本不會等到我來。如果冇有猜錯,你們要找的東西怕是見不得光吧。”

聞言,那侍衛下意識看向他的主子。

成錦瑟知道,自己猜對了。

-的嘴唇,一通攻城略地。夜晚是偷情男女最好的遮掩,同時也給了蟑螂老鼠可乘之機。沈府後門一處隱蔽狗洞,一纖長身影艱難鑽了進來。緊接著冇入無邊夜色之中,再無蹤跡。接下來的半月,成錦瑟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女王般的存在。她曾多次透露自己外出的蹤跡,卻一直冇有等到紅蔓出手。這讓成錦瑟覺得十分不解。難道自己料想有誤,柳芊芊同紅蔓早就不聯絡了?躲在暗處的喬碧蘿,看著成錦瑟滿麵春風,不由在心中暗忖,自己承寵多日都未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