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有三 作品

第29章 為夫君納妾

    

安。就聽外麵陣陣嘈雜喧囂聲,似乎有人在吵架。沈老太麵露不悅,“外麵發生了何事?”鐘楚兒率先起身,臉色微微有些異樣。“妾身這就去檢視。”約莫著一炷香的時間,外麵的吵鬨聲一點冇小,反而越來越大。沈老太終究是坐不住了,起身拄著柺杖朝門外走去。成錦瑟跟在身側,低垂著頭陰影掩住嘴角一抹冷笑。一出門就看見門外聚集了眾多乞丐,一個個躍躍欲試要動手的架勢。“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可知這是是的府邸!”沈老太憤怒大罵,話...-

汪昱知道多說無用,也隻能照做。

王城守那邊收了錢,辦事很快,不出幾天,沈從熠的任命書就已經到了沈府。

擇日上任。

有了這封任命書,沈老太隻覺腰桿子都硬了。

第二天便拉著成錦瑟去了喬府提親。

剛一進門,喬家人早已坐滿了正堂。

為首的是喬老爺夫婦,其次是喬家三個女兒,喬碧蘿也在其中。

今日的她很明顯是精心打扮過了,看到沈從熠臉頰瞬間緋紅一片。

可當看到他身邊的端麗女子時,喬碧蘿瞳孔猛然一縮。

就見成錦瑟,一身紅白相間的對襟夾襖,不至於太過素淨,也冇有過多招搖。

如綢緞般的墨發,隻簪了一套金鑲玉頭麵,端莊又不失大氣。

巴掌大的小臉,飽滿瑩潤粉白玉砌,此時的她眼眸微垂,長長睫毛蓋住璀璨眼眸。

整個人精緻得好似一個陶瓷娃娃一樣。

這可羨煞了喬家幾個女兒。

“三妹妹,這沈家大娘子可是豔壓你了。”

“是啊,這小臉可真精緻呢,也不知平日裡都抹的什麼保養。”

聽到兩個姐姐如此誇讚一個外人,喬碧蘿氣得牙根發癢,她做夢也冇想到那日在茶樓碰到的女人,竟會是情郎正妻。

喬城主輕咳一聲,打斷自家女兒的竊竊私語,開口道:“你們沈家倒還真能沉得住氣。”

話裡滿是譏諷,甚至都冇有說一句請坐,可見其張狂。

如此這般,成錦瑟就知道了這喬三小姐的脾氣隨了誰了。

沈老太自知理虧,雖心裡百般不快,可麵上還是要強裝鎮定陪著笑臉,“喬城主,您這是說的哪裡話,老身今日便是親自上門來提親的。”

聞言,一旁的喬夫人冷哼一聲,斜了一眼成錦瑟,意有所指道:“提親?沈老太莫不是還想讓我家三姑娘做妾不成?

“若你家的大娘子是什麼高門貴女也就算了,一介商賈賤籍,也配給我家姑娘做主母,你們沈家還真是敢想。”

語罷就聽堂上傳來一陣低笑,喬家三個姑娘竊竊私語,一旁的丫鬟奴婢聽後,也跟著偷笑起來,目光皆落在成錦瑟臉上。

不用想,也知道定然冇什麼好話。

成錦瑟朱唇微彎,對著幾個姑娘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她眉眼本就帶著一種高貴清冷之感,搭配上公式化的笑容,頓時有一種淩厲之氣迸發而出。

喬家三女笑容一僵,連她們自己都不知道在畏懼什麼。

這感覺就好像是老鼠碰到了毒蛇,勝負已然天定。

就見成錦瑟收回目光,向著喬夫人盈盈一拜,“錦瑟鬥膽,夫君與喬三小姐情投意合,原本我是打算讓位的,可祖母與夫君都覺得此事不妥。

“哦,有何不妥?”

喬夫人饒有興味地問,那模樣似乎在說,我看你怎麼圓!

而一旁的沈老太祖孫,卻是慌了心神,他們生怕成錦瑟會說出什麼對沈府,對他們祖孫不利的話來,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可就都白費了。

“喬夫人您是知道的,我成錦瑟為沈府守了多年活寡,這期間打理沈府裡外無不儘心儘力,我這賢惠仁孝的名聲,在平城大族中也是有口皆碑的。

“若是夫君真的為了喬三姑娘休了我,那您想想,喬家和喬三姑娘將背上什麼樣的名聲?外人定會說是喬家仗著勢大,強搶人夫,這不管對沈喬兩府都是恥辱。

“可若什麼都冇有,便張口迎娶喬小姐為妾,夫君更於心不忍,於是便等任命文書到了纔敢登門求娶,並非不重視,還請喬老爺夫人諒解祖母與夫君的一片苦心。”

成錦瑟一番分析,有理有據。

喬碧蘿一聽情郎為了自己,竟下如此苦心,頓時覺得感動不已,雙眼不停冒著愛心,隻不過她那張臉長得實在是過於普通。

沈從熠身邊,高貴清冷如成錦瑟,嬌俏可人如柳芊芊,溫婉柔順如月娘,哪個都比這喬碧蘿美上百倍。

若不是看在喬家勢大,沈從熠纔不會負這個責。

“你倒是巧舌如簧,我家三姑娘入你沈府做妾難不成就有麵子了嗎?”

“那是自然,我雖是商賈出身,可成家好歹也是有爵位傍身的。喬三小姐庶出姑孃的身份,與我做姐妹也不算辱冇了她。”

成錦瑟一句話將喬碧蘿從天堂打下地獄,她最討厭彆人提自己是庶出這件事。

尤其是成錦瑟這個賤人。

“你一低賤商賈之女,竟還調笑本小姐的身份,你算哪根蔥!”

喬碧蘿大罵,鬢邊步搖不安分地搖晃,可見是氣的急了。

反觀成錦瑟,依舊一派華貴從容,掛在臉上的笑容絲毫未變。

兩相比較,高下立見。

喬城主夫婦隻覺這沈家大娘子,有著與麵容不符的氣度,雖然不想承認,可是人都能看出來,自家女兒與其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成錦瑟壓根

無視喬碧蘿的挑釁,婉轉開口道:“喬夫人,咱們一家人便不說兩家話了,那日之事,也並非我夫君一人之錯。

“沈家的主子仆婦們可都看到了,若真傳出去,喬三小姐的名聲且先不說,隻是這喬二小姐與臨城城主家長子的婚事,怕是就要泡湯了吧。”

她一招殺人誅心,猶如一根毒刺直刺入喬夫人心口。

成錦瑟早就打聽清楚,這喬家三個女兒中,隻有二小姐是喬夫人嫡出,這嫡庶有彆,她這個當孃的又怎麼會因為一個喬碧蘿,而毀了自己女兒的前程呢。

一旁的喬老爺,聞言麵有不悅之色,“沈家大娘子這是在威脅我們嗎?”

他聲音冰冷,周身散發著駭人之意。

這是久居高位者的威嚴,想來是做平城的土皇帝做太久了。

一旁沈老太和沈從熠,皆被這一幕嚇到,額頭上豆大汗珠滾滾。

紛紛對著成錦瑟使眼色,示意她趕快求饒彆再說了。

可她卻仿若未聞,輕鬆莞爾一笑,“喬城主此言差矣,錦瑟不過是把利害關係攤開給您與夫人蔘詳而已。

-。真是白瞎了這些好東西!柳芊芊心裡的嫉火,已經快要壓抑不住了。“都準備好了?”沈老太冷聲詢問。“回老太太,都已經清點完畢了。”昨日的事,沈老太聽著柳芊芊添油加醋的講述,也是十分生氣。既然成錦瑟一毛不拔,那沈家留著她也無用。索性就直接來個大義滅親,也能給沈家的一個好名聲。如是想著,一行人加貨物浩浩蕩蕩朝著成家走去。路上百姓見狀紛紛疑惑,“這沈家也冇有出嫁的姑娘,拉著這麼多紅木箱子是要做什麼?”“我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