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魚 作品

第一章 新的旅途

    

密頭髮緊梳向後,牢牢固定腦後。禦風而行,頃刻衝上雲霄又瞬間俯衝叢林。一邊飛奔一邊回頭。此人正是小黎界的一名散修,叫做扈輕,金火雙靈根,元嬰修為,主修煉器。因與小黎界的異變和重歸有息息相關的乾係,在與眾人一致迎接並通過對小黎界的最後一道天罰後,自有氣運加身,來到天恩大陸後感應到有上天賜給自己的機緣,忙不迭的去尋。扈輕向後看了眼,不眠不休跑了三天,終於將那隻煩人的、不知什麼品種的凶鳥甩掉,籲了口氣。老...-

有一方仙域,因其上生靈倒行逆施,被天誅罰下,淪為下界。百萬年之後,小黎界刑滿,經受最後一重天罰,喜獲新生,重與仙界連通,其連通所在,乃是一片汪洋之中的新大陸。

罪界重歸,在仙界之中引起一波不大不小的震盪。犯錯常有,流放常見,能歸來的卻少。這小黎界竟然冇在百萬年的流放途中湮滅反而能活著殺回來,可見是枯木逢春大機緣。

再有曆來的規矩,不管是積極上進正常晉升,還是有人提攜後台關係,或者改邪歸正重新做界,隻要從下頭上來,天地都會降下福德以做嘉獎和勉勵,通常是人傑地靈物寶天華,而這些又是外界人想要的機緣。

一時間,仙界之人紛紛向此處湧來,為選人,也為尋寶。

新大陸被小黎界三族感恩戴德的命名為天恩,一端在小黎界人、妖、魔分彆所屬的頎野天、雲晶天、幻陌天三塊大陸中間的海域,另一端出現在仙界。

仙界的人自有手段,感應到有下界迴歸的仙人們已經陸續趕來尋寶,生怕晚一步就被彆人搶了好處。

而小黎界的人卻底氣不足,三族元嬰以上修為的結了夥、壯著膽纔去小心探索,其餘修為不足的在各自地盤上翹首以盼,等著自家前輩將好訊息傳回,也等著小黎界往日裡飛昇至仙界的前輩們的迴護。

卻有出自小黎界的一人單身直入,不管前途艱險還是天材地寶,都未能攔住她向著冥冥感應中的方向而去的腳步。

這人年紀輕輕,動作敏捷,藍白相間的衣裙利落的用一根暗色寬腰帶係在身上,雙袖收緊,一頭濃密頭髮緊梳向後,牢牢固定腦後。禦風而行,頃刻衝上雲霄又瞬間俯衝叢林。一邊飛奔一邊回頭。

此人正是小黎界的一名散修,叫做扈輕,金火雙靈根,元嬰修為,主修煉器。

因與小黎界的異變和重歸有息息相關的乾係,在與眾人一致迎接並通過對小黎界的最後一道天罰後,自有氣運加身,來到天恩大陸後感應到有上天賜給自己的機緣,忙不迭的去尋。

扈輕向後看了眼,不眠不休跑了三天,終於將那隻煩人的、不知什麼品種的凶鳥甩掉,籲了口氣。老天賜給她的機緣正是她這些年心心念唸的靈火,這個時候,便是神仙都不能擋她夢想成真。

否則——來啥殺啥。

“仙界的妖獸比下界的難纏很多啊。”扈輕心有餘悸的嘀咕,抬起左手腕擦了擦額頭的汗,眼角看到擰緊纏在胳膊上的袖子,上頭一排排錯落的小洞。

這些全是那看起來像天鵝的凶鳥給她留下的,那不知什麼品種的鳥竟是音波高手,一張嘴便是一排排氣針射過來。

幸好她堅持煉體,身體強度可和靈器媲美,可惜了她一身好衣裳。

左手腕上纏著幾圈布鐲子,那是一張薄絹布擰緊繞在上頭。這張絹布,是扈輕最大的依仗,也是最大的機緣。

它原本是仙寶,與原來的主人脫離後輾轉流離,最後被扈輕瞎貓碰死耗子的得了。當了很久的抹布才讓初初修煉的扈輕發現異常,發掘出裡頭的秘密。

絹布裡頭有靈,扈輕稱其為小布。小布收藏了各種功法秘術,被扈輕認定是她穿越的金手指。

冇錯,扈輕從現代社會的末世而來,她與女兒扈暖有一段奇緣,兩個不同時空的人自此命運相連,經曆一段離奇而幸福的時光,最後母女兩人一起踏上小黎界的修真仙途,扈暖拜入小黎界的大宗門朝華宗,扈輕做了散修。

從某方麵來說,扈輕敢做獨來獨往的散修,全靠絹布給她撐腰。畢竟絹布有一整套仙界收藏呢,不比一個修真界的大宗門的傳承差。

絹布與她意念交流:“那隻是很普通的妖獸——你感覺如何?到地方了嗎?”

扈輕環顧四周,猶豫著道:“我感覺差不多了,這荒山野嶺的,難道有什麼神秘洞府?”

絹佈道:“你仔細找找。”

扈輕便要去找,隻是站在樹枝上才往前踏出一步,風和日麗突然變成電閃雷鳴,她猛回頭,哪裡還見來時的莽莽綠意,觸目全是天昏地暗狂風驟雨打眼皮,頭頂上落雷滾滾聲聲響。

誤入什麼結界陣法無疑了。

扈輕右手一握,正要喚出本命劍白吻,一道電光在她頭頂突然綻下,藍紫光亮中,被劈中的扈輕一臉飆臟話,下一秒,她跌向後方,眼前情景再次變幻,變成一派暖陽沙灘。

“看來這裡便是你的機緣地了。”絹布先一步打量。

一個鯉魚打挺,扈輕站正立穩,發現自己應該是進了一個小秘境。隻見這個秘境裡,群山不高,山外白霧重重,山內簇擁著一片深藍色大湖,湖水安靜得冇有一絲波紋。她正站在湖水邊不足兩米寬的窄沙灘上。沙灘不遠處,在山和湖中間,長著一片紅葉白樹,樹林圍著湖長了半圈,樹林前是水,樹林後是山。山水很近,便顯出這秘境的緊湊。

“快看樹林上頭。”絹布驚喜出聲。

扈輕望去,隻見白色枝乾深淺紅色的樹林頂部,流淌著一團流光溢彩的東西。

“霞影虹霓。”絹布肯定的叫道:“好東西,能提升修為也能滋養神魂。你吃下,至少升到靈仙。”

仙界修為大體劃分三品,從上而下天、地、靈,其中再分上中下。下界大乘修為飛昇至仙界,飛昇池裡仙靈灌體褪去凡骨重塑仙根纔算是進入靈仙之境。靈仙隻是真正成仙的初始。

扈輕的小元嬰品階離著靈仙下品也是天地之遙,隻要服下這日光精華與天地靈力共同孕育的霞影虹霓,最少也能成就靈仙之身。

她有絹布給的仙界功法,成就靈仙不過早晚,但既然遇著天材地寶乾嘛不走這個捷徑?

絹布催扈輕去收,扈輕卻是遲疑的看向湖麵。那樹頂的寶貝奪目,可這方湖水更讓她心悸,心悸到明知那霞影虹霓是難得之物也不想去采。

“你還等什麼?”絹布催促。

正在此時扈輕卻是麵色一變,身子一拔一落嗖的一聲半個人栽進水邊一堆湖石裡,腦袋一縮顏色變換,立時變成和和湖石一樣淺褐發灰的石頭一動不動。

-人人會,中學乃至大學再乃至向上嘛...見鬼去吧。此時此刻,扈輕明明有感,自己若是二晉三,肯定不像遠醉山的劫雲這般...簡單。隻憑眼睛,她覺得她可以。心思動了下:“師傅,如果我也過去,天雷能不能連我一起劈?”曾崖驚悚。慕斷聲驚訝:“你跟遠醉山什麼仇什麼恨。”扈輕笑嘻嘻:“我師兄疼我——我這不是也想升一升嘛。我過去,借師兄的雷幫我引個我自己的雷,我的雷我自己度,如果師兄因為我多挨劈,多的那些我也自己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