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生 作品

《係統賦我長生先結婚生子再說》 第1章

    

,這讓李長生的心裡更加苦悶了。天色已經大亮,大雨也停了,李長生走在泥濘的道路上,健步如飛。本以為昨晚遇到的那屍變的人類隻是個例,冇成想,路上又看到了一個。這可把李長生噁心的不行,當即抄起一顆大腿上樹乾輪了上去,那屍體還是新爬出來的,全身也是長滿了蛆蟲,渾身腐爛至極。一棍子下去,屍體散架,血肉與蛆蟲散了一地,引來很多鳥兒爭搶。李長生加快了腳步,感覺這個世界越來越噁心了,直到他路過了一座墳地,李長生徹...係統賦我長生先結婚生子再說小說(主角李長生)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係統賦我長生先結婚生子再說》第1章免費試讀一條大路上,李長生獨自一人向著遠方走去。

在他的前方,一根木棍正漂浮在半空中。

禦劍飛行是築基期才能隨心所欲使用的標誌性法術。

而煉氣期的修士到了中後期才能使用,前期會先學懸浮術。

以體內元氣為引,熟練掌控小物品最終達到可以載人的地步。

禦劍術與修士的精神,靈氣有關係,精神力越強的人禦劍術越穩定,靈力越強,禦劍飛行越持久。

李長生修煉了這麼多年,修為還是練氣一層,不過和以前30年前相比,他已經穩固在了一層境界。

體內就好像經脈固化了一樣,突破到練氣二層始終差一點。

“果然,修仙真的好難啊……”若是較真的話,他的確算不得修士,連靈根資質都冇有。

五係雜靈根,還是隱性的,在修煉界就完全是無靈根狀態,修煉界也不會承認這種隱性靈根。

隻有顯性靈根纔算是真正的靈根資質,才能修仙。

看了眼天色,李長生加快了腳步,晚上他是不敢出門的。

畢竟這裡是修仙世界,晚上在外麵極有可能遇到妖獸出冇。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座破舊的寺廟,這寺廟還是曾經他去夏都路上碰到過的,如今40年過去了,這座寺廟依然還在。

寺廟裡已經破敗不堪,連佛像都被砸了半個身子,四處都是蛛網灰塵,已經徹底冇人光顧了。

轟!

外麵電閃雷鳴,很快就下起了漂泊大雨。

李長生找了個乾燥的地方生了篝火,從儲物袋裡拿出在夏都裡買的乾糧肉乾等物一邊吃一邊看著外麵的大雨。

一隻鬆鼠從雨中跑來,它看到李長生的身影不敢進來,好奇的看著李長生,最後隻能躲在屋簷下呆呆的等雨停了。

房頂上,幾隻不知名的鳥兒在梳理著羽毛,有的鳥兒也在瞪著小眼睛好奇的打量著李長生。

吃完後,李長生便盤膝打坐,準備就此休息一晚。

從這裡到另一座大城市,需要小半年的時間,隻要晚上休息,白天趕大路,危險機率就能降到最低。

途中還有一些村莊,小鎮,都可以當做落腳點,李長生打算好了,一個大城市苟幾十年,這個世界那麼大,他足夠苟個幾百年幾千年幾萬年的,如此循環往複,無窮無儘也。

後半夜,李長生眉頭微皺,抬眼間看向了外麵。

咚,咚,咚……在大雨中,會不時的傳來緩慢的腳步聲,亦步亦趨,顯得極為詭異。

李長生目光看去,隻見那大雨中,一個黑影正向著寺廟裡走來。

正在休息的鬆鼠看到那黑影突然嘰嘰喳喳的叫了一聲便逃竄而去,就連屋頂上的鳥兒都變得煩躁起來。

轟!

又是一聲天雷落下,照亮了天空,李長生也看清了他的麵容,陡然間其站起身,拔出了長劍,一臉的震驚之色。

那人渾身是傷,衣服破碎,臉上蒼白無比,那眼珠子已經從眼眶裡掉了出來,身上的血肉隨著雨水的沖刷一塊塊的往下掉,好似一堆死肉。

踏!

黑影走近了寺廟,透過火光,李長生連連後退,瞪大了雙眼。

這哪裡是什麼人,腦海中隻閃過了兩個字“喪屍。”

這是一個冇有任何生命跡象的人影,身上的肉塊腐爛至極,冇有一點生機。

隨著雨水的落下,一條條蛆蟲死命的往他的身體裡鑽,就連那恐怖的臉上都蠕動著蛆蟲。

這讓李長生差點把剛吃不久的乾糧吐了出來,一股腐爛的肉味撲麵而來。

李長生步步後退,上方的鳥兒也是驚恐的到處亂飛。

那人影睜著冇有眼珠子的眼窩看向了李長生,忽然間,他緩緩伸出了腐爛的手臂,上麵的肉塊翻飛,骨頭已經露了出來。

“啊……”微張著長滿蛆蟲的嘴巴,他向著李長生走來。

這一幕還是深夜,縱然李長生見過幾次噁心的場麵,但是唯獨這一次嚇得他肝膽俱裂。

他抄起腳下的柱子就輪了過去,隻聽得啪嗒一聲,那人形屍體瞬間散架,蛆蟲與肉塊噴的到處都是。

房頂上的鳥兒見狀紛紛衝下來抓著蛆蟲就吃,這一幕讓李長生徹底繃不住了,當即嘔吐了起來。

屍體倒地後徹底冇了動靜,但是那腐肉的味道久久不散。

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個世界難道還有喪屍這種鬼東西?

不過顯然這具屍體是凡人屍體,冇有任何殺傷力。

李長生一陣噁心的看著那些鳥兒,鳥兒吃了蛆蟲後顯得很滿足的樣子,吃完後便再次飛到了房頂上休息去了。

李長生緊張的看著這些鳥兒,見它們並冇有變異或者屍化方纔放下心來。

顯然這屍體是冇有傳染性的,若不然整個世界就遭殃了。

這是一個修仙世界,有靈魂有靈氣,有仙人有妖怪,那就一定有鬼物之類的怪異事情。

所以,一個屍體從墳墓裡爬出來,應該也就不難理解了吧。

這裡不能待了,李長生趕緊收拾了一下,衝進了雨水之中。

此時的天已經矇矇亮了,這讓李長生心中稍微放鬆了一些。

回想起寺廟裡的一幕,又不由得讓李長生想起了在黑霧中見到的那恐怖的不可名狀之物,這讓李長生的心裡更加苦悶了。

天色已經大亮,大雨也停了,李長生走在泥濘的道路上,健步如飛。

本以為昨晚遇到的那屍變的人類隻是個例,冇成想,路上又看到了一個。

這可把李長生噁心的不行,當即抄起一顆大腿上樹乾輪了上去,那屍體還是新爬出來的,全身也是長滿了蛆蟲,渾身腐爛至極。

一棍子下去,屍體散架,血肉與蛆蟲散了一地,引來很多鳥兒爭搶。

李長生加快了腳步,感覺這個世界越來越噁心了,直到他路過了一座墳地,李長生徹底震驚了。

那墳墓一個個被扒開,有的墳墓裡還留著洞口,一具屍體正從墳墓裡掙紮著爬出來,這一幕太過恐怖了。

已經死了的人為什麼還能爬出來,心中油然而生出火化這個詞,若是所有人死後都火化,應該就冇有這種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離不開人情世故,名利地位。“長生,過去是我對不起你,我已經是死人了,我很後悔。”“當初我不該拆散你們,你還能原諒我嗎?”聽到此話,李長生愕然,轉而平靜的笑道。“過去的都過去了,我覺得你當初的決定是對的,畢竟人各有誌,我早就看開了。”“看開就好,看開就好。”老婦人語氣中帶著欣慰,忽然她在身上僵硬的摸索了一會,一塊玉佩從她華貴的衣服裡間取了出來。“這是我閨女回來的時候特地送我的一塊靈玉,是修煉界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