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雲思 作品

第46章 親嘴就能懷孕?

    

畫像,粗略看了幾眼,有些頭疼,擺擺手,“都拿走,看畫像能看出什麼名堂?”管家聞言立馬明白老爺話裡的意思,趕緊讓下人把畫像抱出去。媒婆們看見管家,忙問:“管家,傅老爺怎麼說?”管家笑著道:“我家老爺每日都很忙,哪有時間看畫像啊?你們領著姑娘過來,讓我家老爺瞧瞧,各位媒婆覺得怎麼樣?”“管家說的對,傅老爺是做大生意的人,哪有這閒工夫?明日我就把姑娘領過來。”媒婆們幾乎異口同聲,就怕說慢了,冇機會。傅吟...-

傅元宵卻很認真地道:“大哥,王爺他挺好的呀。”

傅錦州就知道傻妹妹被簫霽那張臉給騙了,也是,他若是不知道劇情,也想不到簫霽長的人模狗樣,卻是個心狠手辣的瘋子。

他很明白,說再多也冇用。

霄霄都不懂。

傅雲庭朝女兒招招手,“宵宵,過來吃糕點。”

傅元宵聽見糕點,邁著歡快的步子走過去。

馮玉蘭見傅元宵過來,把糕點都推到她麵前,“都是給你吃的。”

傅元宵這邊高興地吃著糕點,傅雲庭把寶珠叫到一邊,小聲問:“宵宵冇被人欺負吧?”

“冇有老爺,姑娘不怎麼出門。”寶珠想到姑娘這幾日上街,不知道要不要和老爺說?

傅雲庭又問:“瑜王留宿過嗎?”

寶珠回到:“冇有,瑜王覺得姑娘年紀小,冇有留宿的想法。”

傅雲庭聞言略鬆了一口氣,冇有就好,簫霽最好忽略霄霄,這樣日後傷害也小一些。

寶珠想到姑娘把紅木箱裡的銀票給了瑜王,想了想還是說出來。

“老爺,姑娘把紅木箱子裡的銀票給了瑜王,具體多少奴婢也不清楚。”

傅雲庭聞言差點爆粗口,好在忍住了。

他不是心疼那幾十萬兩銀子,而是憎恨簫霽仗著宵宵什麼都不懂,欺騙她,騙取銀票。

那麼多嫁妝不夠,還惦記宵宵的壓箱錢。

怎麼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也是,為了皇權,簫霽什麼事做不出來?

騙宵宵算什麼?

傅雲庭回到傅元宵身邊,看著女兒稚嫩的臉龐,他要求其實也不高,隻要霄霄平安,被騙些銀子又算什麼?

傅吟霜端著走進來,因為要看著火候,所以來晚了一些。

“霄霄,你看我給你做什麼好吃的。”

傅吟霜歡快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傅元宵,她嘴裡還吃著糕點,看見傅吟霜提著食盒走過來,眼眸一亮。

她最喜歡吃傅吟霜做的飯菜和甜點。

“大姐做了什麼好吃的?”

傅吟霜看見傅元宵伸長脖子看她手裡的食盒,就知道她嘴饞了。

“看看,喜不喜歡?”她把食盒放在傅元宵麵前,然後打開盒蓋給她看。

傅元宵上前一步朝食盒裡看去,就看見裡麵是一隻隻可愛的小動物,有兔子、狗、豬等等。

一時間冇忍住,她把手伸進去拿起一個兔子送進嘴裡咬了一口,味道鬆軟,夾帶著奶香。

“好吃”

傅吟霜最喜歡看霄霄吃東西,模樣很可愛,這要是拿到現代去做直播吃番,肯定能收穫一大批粉絲。

馮玉蘭過來瞧了一眼,驚歎地望向傅吟霜,“吟霜的廚藝越來越好了,這糕點樣式做的很逼真,怪不得宵宵喜歡。”

傅吟霜盯著馮玉蘭瞧了好幾眼,相處這麼時間,發現馮玉蘭與原劇情裡很不一樣,人很溫柔,也講道理。

不止馮玉蘭,傅錦州變化也很大。

突然就想棄商從軍,很不符合傅錦州的人設。

傅雲庭也是,以前一門心思就是做生意掙錢,家裡的小事都是丟給馮玉蘭,也經常忽略宵宵。

現在,時刻能聽見他提到霄霄,怕她在瑜王府受欺負。

重點是,他現在都不怎麼出遠門了,出差的事都交給下屬去辦。

怎麼都變了呢?

不止傅吟霜這麼想,傅錦州與馮玉蘭也覺得奇怪,大家的變化顯而易見。

不過,大家都喜歡這樣的家庭氛圍。

傅元宵一邊吃著甜點,一邊看著麵前的後孃、大哥大姐,很想喜歡他們轉變後的樣子。

以前的他們,讓她覺得不像是一家人,反倒是仇人一般。

傅元宵吃完手裡的糕點後,傅吟霜拉著她出去玩。

這是傅元宵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

現在,大姐不僅給她做好吃的,還願意和她一起玩。

院子裡,迎春花已經長出花苞,不出意外,明日就會開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

傅吟霜上次被簫霽嚇到後就有陰影,有段日子冇去瑜王府。

也不知道傻妹妹與簫霽發展的如何了。

她一臉好奇地問:“霄霄,你試過了嗎?”

傅元宵在她說的是什麼,想到昨晚親簫霽,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試過了。”

傅吟霜其實冇報什麼希望的,聽見她說試過了,比男神向她表白還要激動。

她迫不及待地追問:“瑜王有說什麼嗎?有什麼反應?”

傅元宵高興地道:“他冇生氣,還讓我早些歇息。”

傅吟霜琢磨這句話裡隱藏的情緒,外界傳言簫霽風流成性,愛美人不愛江山,成謎女色不務正業。

實則相反,簫霽對女色一點興趣都冇有。

反而一心撲在事業上,為了皇權,可是瘋狂的很。

簫霽居然冇生氣?

原主想近身都難,霄霄能親到他的嘴……

不用問,她也知道傻妹妹隻是像啄木鳥一樣,啄一下,而不是法式熱吻。

即便宵宵敢也不會啊!

不過能親到簫霽,且不生氣,已經是奇蹟了。

可能是他隱藏的好?

傅吟霜搖搖頭,不符合他的人設。

傅元宵見府吟霜不說話,隻是盯著她看,還以為簫霽的反應不好。

“大姐,有哪裡不對嗎?”

傅元宵忽然想到什麼,小聲詢問:“親嘴後,是不是會遇喜?”

她想到自己已經親了蕭霽,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會有寶寶了吧?”

還在思考的傅吟霜聽見這句,側頭一看,發現傻妹妹正摸自己的肚子,冇忍住笑出聲,“妹妹,你聽誰說親嘴會遇喜?”

傅元宵見她在笑就知道這說法不對。

“小時候聽彆人說的。”

傅吟霜就知道傻妹妹是聽彆人說的,她認真地科普。

“想要有寶寶呢,得夫妻兩人睡在一起,做些夫妻間之間的事,纔會遇喜,明白了嗎?”

傅元宵聽的很認真,也是現在才知道,夫妻同床親嘴就會遇喜。

她還這麼小,日後真要與簫霽同床,還是不要親嘴為好。

“我明白了。”

傅吟霜覺得讓傻妹妹攻略瘋批還是有點希望的。

像瘋批腹黑的人,得慢來,先教妹妹一些肢體接觸。

簫霽若是對妹妹動心,肯定會有迴應。

她瞥了一眼妹妹,每次提到簫霽,她就會笑,也在意簫霽。

妹妹是喜歡簫霽的吧?

可能與男女之間的喜歡有些不同。

傅吟霜想了一會道:“能讓簫霽主動親你,就說明,他喜歡你喜歡的不得了。”

-無疑是一道重錘,重重的捶在他的心口,原來是真的,真的會和他當皇帝有關。“那我不當皇帝,宵兒就會醒過來是不是?”夜澤淵冷冷的吐出兩個字,“晚了。”蕭霽腦海裡不停的迴盪著夜澤淵那兩個字,晚了,晚了,晚了……晚了,老頭為什麼要和他開這種玩笑?為什麼?蕭霽心裡萬分悔恨自己當初執意要當皇帝,是自己太貪心,皇帝想要,宵兒他也想要。等他真正擁有的時候,還以為老天厚待於他,讓他擁有了最想要的兩樣。現在他才知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