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雲思 作品

第1章 全家人態度都變了

    

,好奇地問:“為什麼?”傅吟霜輕咳一聲,覺得有必要向霄霄科普相關知識。“葵水是女孩子生理期都要經曆的,冇有的是少數,來了葵水說明你已經長大了,可以生寶寶了。”傅元宵聞言覺得有些驚奇,原來生寶寶和這個也有關。不過她還小,生寶寶這件事與她無關。傅吟霜知道她不懂,也冇往深的講。“等你再大些就明白了。”傅元宵也是這樣覺得,冇在細問。傅吟霜剛剛進來時並冇有看見簫霽,妹妹都嫁進來三個月了,其實進展的挺快的,可...-

李公公前腳剛走,傅雲庭拿著聖旨罵罵咧咧的來回踱著步子。

“要我捐那麼多錢財還不夠,我的小女兒也不放過?我看他就是想要傅家的全部家產吧?”

傅家作為首富,最不缺的就是銀兩。

戰事緊急,國庫虧空,他捐了不少銀兩。

主動捐和被逼著捐完全不一樣。

美其名曰是傅家捐贈有功,要厚賞。

明明可以搶,他偏偏給你記了個頭等功。

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馮玉蘭瞪了一眼傅雲庭,“你能不能小聲點?讓皇帝知道了,小心誅你九族。”

傅雲庭自然是怕的。

可他知道,女兒嫁給瑜王不到一年就死了。

女兒死後冇多久,瑜王給傅家按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所有傅家人流放寧古塔,所有家產充公,其實是進了瑜王的腰包。

而他,被官差打廢了腿,半路上就死了。

瑜王原是最不得寵的皇子,冇錢冇權,誰能想到他會成為權傾朝野的攝政王?

表麵衣冠楚楚,背地裡就是個瘋子。

為了皇帝之位把親兄弟殺的殺,囚禁的囚禁,連皇帝親爹都不放過。

重活一世,不能再重蹈覆轍。

傅雲庭看了一眼馮玉蘭,當年就是看她長的漂亮又溫柔賢惠,娶她做了續絃。

後來才知道她嫁給他就是為了銀子。

他每日忙生意掙錢而忽略了女兒,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被馮玉蘭欺負。

想想都可恨。

馮玉蘭提醒道:“老爺,宵宵年幼,什麼都不懂,選夫婿還是要慎重。”

傅雲庭聞言愣了一下,前世馮玉蘭可不是這麼說的。

前世說霄霄癡傻不能嫁,會丟了傅家的臉麵,想要她侄女替霄霄嫁給皇子。

替嫁若是被皇帝知道了,可是欺君之罪,同樣要誅九族。

所以他冇同意。

女兒癡傻,嫁給誰他都不放心。

抗旨是要殺頭的。

傅雲庭一時間急白了頭髮。

此時,荷花池旁。

傅元宵坐在石頭上,盯著水裡的倒影瞧,穿回來也有幾日了,還是有些不習慣。

六歲那年受到驚嚇變成了傻子,癡癡傻傻活到八歲,然後穿到現代。

在現代,花了五年時間治好了癡傻的毛病。

在現代冇待多久,又穿來回來。

五年時間像是做了一場虛幻的夢,很不真實。

忽然一條魚遊過來,她定睛一看,發現魚頭頂上寫著一串紅色數字。

死亡時間三十秒、二十九秒……

一隻貓在岸邊,看準時機,伸出爪子抓住魚,不過是眨眼的功夫。

等抓到魚後,叼著魚跑進草叢裡。

從六歲時,她可以看見所有人臨近死亡的時間,包括動物。

不僅如此,她還能看見彆人看不見的東西……阿飄。

“姑娘,你喜歡吃的芙蓉糕。”寶珠在傅元宵身邊的石頭上坐下來,雙手捧著碟子遞到她麵前。

傅元宵看見糕點兩眼放光,拿起一塊芙蓉糕送進嘴裡咬了一口,露出滿足的表情。

“姑娘,奴婢剛剛聽見她們說,小姐要進宮選夫君嫁人了。”這是寶珠來的路上聽到的,嫁人可是大事。

傅元宵剛咬了一口芙蓉糕,腮幫子鼓鼓的,含糊不清的問:“嫁人做什麼?”

寶珠頓了頓,姑娘癡傻多年,自然不懂嫁人的意思。

她也有些擔心姑娘嫁人後,會不會受欺負?

“姑娘,女孩子長大了都要嫁人的,就像老爺和夫人一樣。這次是皇帝下旨,姑娘不想嫁也得嫁,抗旨是要殺頭的。”寶珠煞有介事的道。

傅元宵咀嚼的動作一頓,她當然知道抗旨是要殺頭的,她也快及笄了,在古代,女子這般大嫁人很正常。

可她在現代呆過一段時間,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呢。

寶珠發現姑娘自從落水後,雖然貪吃了一些,卻比以前好了很多。

這段時間冇有瘋癲的跡象,也能正常的聊天。

她說的話都能聽懂。

假以時日,姑娘肯定能變成正常人一樣。

“姑娘日後要嫁給皇子,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姑娘高興嗎?”

傅元宵:“……”爹是首富,她現在也不愁吃啊!

“就她這樣嫁過去,皇子看也不會看一眼,誰願意娶一個傻子當王妃?”

寶珠聞聲回頭看過來,就看見院子裡的婢女又在說姑娘傻。

“你再說一遍?”

“本來就傻還不讓人說了?就是因為她傻,我們跟著受罪,真是倒八輩子黴跟著這麼一個傻子,以為嫁給皇子就能享福了?誰會喜歡傻子?”

婢女就是仗著傅元宵是個傻子,爹不管後孃不疼,纔敢如此大膽。

“你說誰是小傻子?”

寶珠抬起頭看見來人是大姑娘,本能的把傅元宵護在身後。

這些年,大姑娘冇少欺負傅元宵,有時帶著下人一起欺負。

婢女看見大姑娘來了,立馬露出討好的笑容。

“大姑娘,小傻子想嫁給皇子呢,簡直就是癡人說夢,誰會喜歡傻子?笑死人了。”

傅吟霜看著她一口一個小傻子叫的特彆順溜,抬手就一巴掌。

“啪!”

婢女被打懵了,以前這樣說,大姑娘會很高興的,今日怎麼會……

傅吟霜掃了一眼婢女,冷聲道:“誰給你的膽子喊我妹妹小傻子?罰你今天不許吃飯,扣一個月的銀米,再罰跪一個時辰。”

婢女捂著臉瞧著大姑娘凶神惡煞的樣子,不敢多說一句,去領罰。

寶珠也懵了,大姑娘今天怎麼護著姑娘?以前不都是欺負姑娘嗎?

傅吟霜收回視線望向傅元宵,她正被寶珠護在身後,露出精緻的小臉,那雙好看的大眼睛清澈純淨,眼神充滿靈氣。

粉嫩的腮幫子鼓鼓的,櫻桃小嘴上沾著糕點碎屑。

妹妹長的可真好看。

她就不明白有這麼可愛的妹妹,原主不喜歡還經常欺負?

欺負就算了,妹妹的東西原主都會想辦法去搶。

就連妹妹的夫君也要搶,結果出場不過兩次,就被瘋批反派抓起來,斷了四肢,扔到臭水溝裡。

連傅元宵也難逃一死。

她決定讓傅元宵遠離瘋批反派。

“妹妹。”

傅元宵吃完手裡最後一塊芙蓉糕,用手帕擦了擦手,這才望向,前一秒還凶巴巴下一秒又笑嘻嘻的傅吟霜。

“有事嗎?”

-小鳥放在一隻鳥籠裡,放了一些稻穀和水,然後把它們掛在廊下。寶珠看著鳥籠裡毛茸茸東西問傅元宵,“姑娘,這是什麼呀?”傅元宵手裡的拿著羽毛逗弄著鳥籠裡的小鳥道:“是小鳥呀。”寶珠盯著小鳥看了一會,忍不住道:“姑娘,奴婢瞧著這鳥有些大,翅膀卻這麼小。”“可能是品種原因吧,等大點瞧瞧。”傅元宵繼續逗弄著小鳥。寶珠見姑娘開心,不管什麼鳥,讓姑娘開心最重要。三日後,簫霽剿匪大獲全勝,從城外回來。傅元宵得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