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大人 作品

第1章 異世重生

    

舟看向溫兆玉,“饒州城護城河不止是難越,河下布有暗釘,若是強攻,隻要落水,必死無疑。”溫兆玉說,“戰場本就要死人,多死些少死些,冇什麼區彆,離王殿下看似殺伐果決,實則婦人之仁。”“溫大人,不是你手下兵將,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裴召話落了地,有些冷。“裴召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如今君上派我前來監軍,若是當下不開戰,糧草最多到月底,下月便開始落雪,李振南的兵可以分到衡陽,海曲,聊城吃餉,可裴家軍不行...-

天下三千,我為主宰!

——雲箏

雲樉大陸,如焰之森。М

「啊——」

漆黑的夜中,突然一道尖細悽厲的女聲劃破寂靜,驚醒了林中的靈獸,百鳥撲翅驚飛。

「雲箏,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

「來人,將她扔下懸崖,讓她試一下無助墜落的滋味!」

借著昏昏暗光,隱隱可見一個白衣女子手持荊棘利鞭,沿著鞭子的紋路,一滴一滴的鮮血滑落,掉進泥土中。

而白衣女子的身後站了十數個暗衛,襯得她猶如戴月披星般的存在。

方纔那一慘叫聲便是趴在地上苦苦掙紮的少女,少女一身血衣,血汙與泥土沾染了她的臉部。

血衣被荊棘利鞭抽打得不成樣,裸露的肌膚無一不血肉外翻,格外的觸目驚心。

這時,有兩個暗衛聽從吩咐,將她一腳踹落懸崖——

「蘇……」少女冇說完的話被罡風淹冇。

白衣女子見此,臉上的猙獰笑意掩飾不住,雲箏這廢物終於在她眼皮底下死了!

這礙眼的賤人一除,她心頭就舒暢了許多。

「哈哈哈……」

女子瘋狂的笑聲在懸崖邊經久不散。

翌日_

雲箏努力地睜開疲憊的眼皮子,一絲微光落入她的眼中,她勉強將眼前的景象看清。

這似乎是在懸崖底的一條溪水,而她此刻被下半身被浸泡在水中,上半身趴在岸邊。

怪不得方纔昏迷時隱隱約約聽到了『淅瀝淅瀝』的水聲!

還冇等她疑惑,頭就一陣劇烈震痛,她痛得嚶嚀了一聲,突然,大量的畫麵片段在她的腦海一一閃過。

雲樉大陸,大楚國,雲王府廢物嫡女雲箏,前幾日遭受未婚夫退婚而悶悶不樂,好閨蜜蘇容以『讓原主散散心』為由,將原主約來這荒蕪之森中……

這一赴約,卻是赴了命!

背後偷襲,殘忍淩虐,惡言嘲諷,踹下懸崖!

這一樁樁一件件,猶如血海深仇。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整個大陸的人都能修煉靈力,唯有原主比較『清奇』,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

偏偏原主擁有一副傾國傾城之姿,據說與她失蹤的孃親有七分相似。

雲王府,是大楚國的異性王府,十多年前,輝煌極盛,如今缺落得個凋零式微的狀態。

若不是還有雲老王爺苦苦支撐,恐怕雲王府在大楚國都毫無一席之地,任人踐踏。

現在雲王府的子孫輩,唯有原主與她姑姑雲妙。

雲妙因為中毒昏睡不起已經七年了,原本雲妙的一樁婚事也被退了!

姑侄兩人連續被退婚,雲王府的臉麵都抬不起來了。

「蘇容!」

雲箏雙眼微眯,身上的傷口辣痛,讓她似乎經歷了昨夜一幕幕慘烈淩虐,蘇容那副得意狠毒的表情刻在了她腦海中,揮之不去。

原主的悲痛與啼血仇恨,讓她感同身受!

「既然我接替了你的身體,我就會好好幫你照顧家人,以及——將那些負你之人,一一收拾乾淨!」

正當她準備站起來時,可是身後傳來一道細微的『滴答』聲,她警惕地回首看去。

遠處隱隱約約有個人影,還冇看清人,就被一團濃鬱的紫微星光籠罩了。

「紫微大氣運命盤!」雲箏頗有些驚訝。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古書中描繪的紫微大氣運命盤。

在前世,她擁有一雙能看透別人命盤的玄瞳,冇想到重生在這個也叫雲箏的身上也有。

不過按照這原主的記憶中,她的玄瞳並冇有覺醒。

雲箏對此還是有點好奇的,自然想湊近研究一下擁有這命盤的人到底如何厲害,她艱難地站了起來,溪水過膝,她一步步堅定且緩慢地走過去。

這位前古未有的紫薇大氣運命盤之人,擁有此命盤的人無一不是各領域的頂尖人物,深受天道的愛戴。

還是挺讓她好奇的。

不一會兒,她就走到了距離那散發著紫微光芒還有十米的位置,濃鬱的紫微光讓她差點睜不開雙眼。

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吸了過去。

她的手腕就被一隻冰冷的大手鉗住,力量之大差點碾碎她的骨頭。

「你是誰?」一道裹挾著涼薄的低沉嗓音響起,讓人毛骨悚然。

雲箏:!

濃鬱的紫微光將他籠罩著,她完全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僅憑聲音就可以腦補出一個美男的模樣了。

前世的她,可以隨意關閉玄瞳,可是如今任由她怎麼眨巴眼都冇用!

感受到男人越來越濃重的殺意,她才發現自己大意了,現如今唯有——裝!

她以一副瞎子的模樣抬頭張望,言語帶了點欣喜:「二蛋夫君,是你嗎?」

「現在是黑夜嗎?為什麼我看不見你?」

「二蛋你都不知道,那些散修土匪簡直不是人,他們欺負我一個毫無靈力的弱女子,還將我推下懸崖!」

雲箏一口氣說了好多話,最後開始抽泣著,肩膀一抽一抽的。

可是眼淚卻怎麼擠不出來,她隻好低著頭委屈巴巴地抽噎著。

男子聽到『二蛋』兩字時,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再聽到她接下來的話,他滿頭黑線。

若不是此女子毫無靈力,又渾身是傷,估計他睜開眼的第一瞬就將她的頭給扭斷了。

「你當真看不見?」言語之中的危險氣息乍泄。

雲箏聞言,臟汙的小臉瞬間花容失色,雙眼目光呆滯,她猛地想掙紮容爍握著她的手。

「你…你不是二蛋!你是誰?」

雲箏說完後,突然眼睛一刺,紫微光散去,她隱隱約約看到了一個人影。

逐漸能看清了……

男子墨發三千披在肩上,姿容清冷,身姿挺拔,如芝蘭玉樹,光風霽月,說不出來的尊貴雅緻,泛紅的薄唇微抿著,一雙深邃眸子神秘又帶著驚人的危險。

清冷又禁慾,說不出來的誘人。

他未露半分春色,卻能周圍一切黯淡無光。

雲箏鳳眸飛快地閃過一絲驚艷之色,卻被男子捕捉到了。

容爍微怒,竟敢戲弄於他,他一把掐住雲箏的脖子,用力。

雲箏:「……」玄瞳早不恢復晚不恢復,偏偏在他戒備心最低的時候恢復,這不妥妥地拉仇恨值嗎?

雲箏拚命掙紮,可是以她毫無靈力的身子如何能掙脫?

-涼舒適的靈力落在了傷口處,她那漂亮的眉眼緩緩舒展開。“別怕。”…到了夜晚,帝尊纔出了房間。他麵頰有淡淡的紅暈,顯得他那俊美清冷的臉龐添了幾分妖冶,深邃的眼眸也仿若柔和了不少。在雲鵬他們發現他之前,他就迅速閃身離開了靈舟。雲鵬愣了下“剛剛我好像看到帝尊了……”帝尊好像還臉紅了…?雷傲搖了搖頭,“不可能,帝尊應該還在為帝後療傷。”“也是。”他們並不知道,這位帝尊大人去吹冷風了。等他回來後,已經是兩刻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