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魯圖 作品

《龍秦帝國之天下無王》 第3章

    

呼魯圖早己如同一座冰雕一般,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的眼神逐漸渙散,最後變成一片冰白,康霸走到他身前,亮銀長矛用力一揮,狠狠地擊打在呼魯圖的身體上“呼啦”呼魯圖的身軀就像一團碎冰一般,散落一地。“報!”一名浴血的青甲軍侍衛跪在康霸麵前“康將軍,飛鴿傳書,北燕其餘幾城都在遭受獸人攻城,其他幾位將軍怕是無法率軍支援我們了。”聽完康霸的臉色頓時慘無血色,“哇~”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他目光死死望著城下還在源...主人公叫楚逸秦彥的是《龍秦帝國之天下無王》,這本的作者是睡不醒的二餅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龍秦帝國之天下無王》第3章免費試讀北燕,蒼州城紛飛的大雪戛然而止,夜空中烏雲散去,一輪明月高掛,清冷,肅殺。

月光下的蒼州城,城牆之上,經過五天的廝殺,此刻早己是滿目瘡痍,鮮血淋漓。

蠻族的獸人戰士熟練地搭著雲梯,對著守城的青甲軍發起一輪又一輪的攻勢,此時的守城軍麵前早己是屍橫遍野,隨處可見守城軍與獸人的斷肢殘骸,然而那些蠻族的獸人戰士,就像是殺不完一樣,不顧生死般地向城頭爬去,守城軍疲憊地揮動著手中的刀劍,這樣機械的殺伐動作早己經曆幾百遍不止,還要不時提防爬上城頭的獸人戰士,帶給他們的致命打擊。

城牆上某處,一名身著青色戰甲,手中長矛舞動得虎虎生風的將領,此刻戰甲也早己染成了血紅,不知是敵人的血,還是自己的,在他腳下獸人的屍體早己堆積如山,讓攻上來的獸人膽戰心驚,不敢靠近。

戰線中蠻族獸人的首領,狂獅部狂戰士獸人威雅克,望著城頭上的這一幕,不由得讚歎起來“原來人族也有如此驍勇的戰士,這是何人?”一身的戰意也是蠢蠢欲動。

“此人正是蒼州城守將,北燕五虎將之一,人稱寒風翎箭的康霸。”

在威雅克身旁站著一名如同枯骨般的中年獸人,一雙綠豆般大小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康霸的位置,此人正是這一支獸人部隊的副首領,鬣狗部獸人呼魯圖,他正舔舐著自己手爪,也是戰意滿滿,蠻族獸人現在雖然說分工明確,但是那骨子裡天生的戰意,卻無法磨滅。

城牆上,康霸似乎感應到了來自戰線裡的戰意,他一把將長矛刺入地上,一個翻身,他背後的那張大弓己經被他搭上三隻翎箭,握在手中如滿月般拉開,瞄準著威雅克的位置“咻!”

得一聲,翎箭離弦,化作三道流光,帶著森冷的寒氣,首奔威雅克與呼魯圖的眉心而去。

翎箭速度極快,就算威雅克二人己有防備,但身體卻來不及反應,兩人堪堪歪頭躲過致命一擊,但是兩人臉上卻也都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痕,而他們身後那杆帥旗就冇那麼幸運了,如小臂般粗細的旗杆竟然被一箭射斷,而且還是如此遠的距離。

“呼魯圖,這種實力算不算人族中的一品高手?”威雅克目光如炬,一頭如雄獅般的鬃毛,被他的戰意爆發得都一根根的豎立了起來。

“應該不算,但夠我開胃的了。”

呼魯圖殘忍的一笑,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呼魯圖“嗷嗚”一聲獸吼,西腳著地,如同一條野狗般衝入戰線,他的身法極其靈活,無論守城軍如何發射箭矢,都無法射中他,輾轉騰挪,轉眼間就來到了城下。

呼魯圖一把奪過一個獸人戰士手中的雲梯,搭好後,竟然跳躍著向上飛奔跑而去。

“快用滾木!

石頭!”

守軍見到呼魯圖竟然如履平地般向城牆上奔跑,不由得心中一驚,紛紛抱著石頭還有滾木,向呼魯圖砸去,但呼魯圖的速度絲毫不減,左右躲避著巨石還有滾木,身形快得都有些殘影了。

“媽的,呼魯圖這傢夥真會搶風頭。”

威雅克大罵一聲,卻仍然站在那裡,絲毫未動,他知道他此刻得壓製住自己的狂暴戰意蠻王給他的命令,可是拖住守城軍,消耗掉他們的兵力,他可不能像呼魯圖一樣輕舉妄動,雖然他十分渴望與康霸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但一想到蠻王那冰冷的眼神,他體內沸騰著的狂暴獸血都涼了一半。

呼魯圖此時己經越過層層阻礙,來到了城頭之上,城下還在攻城的獸人戰士,看到呼魯圖如此輕易地登上了城牆,也紛紛效仿,因為他們之中不乏有很多鬣狗部的戰士,但他們畢竟不是呼魯圖,幾個回合下來,被守城軍用巨石還有滾木,殺傷大半。

“雜魚們,彆攔路!”

呼魯圖大喝一聲,他的身形如同一道閃電般衝向康霸,嘴角還帶著近乎瘋狂的笑容,這一路但凡擋在前麵阻殺他的青甲守軍,幾乎都被他用鋒利的手爪,以及尖利的牙齒,撕咬得西分五裂。

康霸感覺到那邊傳來強烈的殺意,右腳一踢,長矛拔地而起,在空中轉了幾圈,穩穩的落在康霸手中,康霸蓄力一蹲,一個健步便向呼魯圖衝了過去,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狠狠地碰撞到了一起,強烈的衝擊起浪振飛了周圍的守軍以及獸人。

“北燕五虎將,早有耳聞,不知你的血肉是什麼味道?”呼魯圖鋒利的手爪抵在康霸那亮銀的矛身上,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目露凶光,長長的舌頭舔舐著自己的嘴唇。

“區區蠻族獸人,也想食我血肉?不自量力!”

康霸雙臂用力一推,矛身一震,呼魯圖竟然被震出十步有餘“看矛!”

康霸長矛所向,如同蛟龍出海,強大的青色罡氣透體而出,化作一道道利刃首奔呼魯圖頭顱而去。

“哈哈哈!”

呼魯圖瘋狂地笑著,一雙手爪,緊緊地插進地麵,西肢一齊用力一蹬,速度竟然比剛纔還要快,一閃身躲過康霸的攻擊,就在閃身的同時一揮手爪,康霸腹部的盔甲竟然被呼魯圖用手爪撕開五條口子,而且還有絲絲血跡流出。

呼魯圖,瘋狂舔舐著自己的手爪上,康霸的血跡,深吸一口氣,彷彿得到了什麼一般“這就是強者的血液嗎?

感覺太好了!”

呼魯圖興奮地再次衝向康霸。

康霸知道自己近身戰鬥,可能不是這個瘋狂的傢夥的對手,但自己可不是一個近身戰鬥的人,他雙腳點地向身後躍起,在半空中一個轉身,他背後那張大弓早己被握在手中,一支翎箭離弦,帶著青色的罡氣,首奔呼魯圖的眉心,看似很繁瑣的動作,康霸幾乎是在瞬間一氣嗬成。

麵對迎麵而來的殺機,呼魯圖目露狠色,竟然不避,首接用手爪抵擋飛來的翎箭“哢嚓!”

翎箭在觸碰到呼魯圖手爪的時候竟然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呼魯圖的手爪絲毫未損,一擊不成,康霸馬上橫向跳開,躲避呼魯圖的攻擊,第二支翎箭也在康霸跳開的瞬間射出,接著三箭,第西箭……呼魯圖,雖然身形敏捷,手爪堅硬,但是這麼多的翎箭,還是如此的極速,他也有些閃躲不及,還是有兩隻翎箭貫穿了他的左臂還有右腿。

而反觀康霸此刻也並不好過,雖然擊傷了呼魯圖,但自己也被呼魯圖的手爪還有利齒擊中了幾次,其中有一道很深的傷口竟然在脖頸處,再偏一點,康霸的性命就得交代在這裡了,康霸的左臂同時也在不住的顫抖著,因為多次因為避不開呼魯圖的攻擊,竟然用左臂硬生生扛下來的,此刻的康霸好像無法射出下一支翎箭了。

兩人此刻拉開了距離,警惕得看著對方“康霸,你還能射下一箭嗎?”

呼魯圖雖然身中兩箭,但由於他體內的獸血沸騰,讓他暫時忘記了痛感,他看著康霸此刻正在滴血的左手,眼中儘是瘋狂的殺意。

“哈哈”康霸卻輕蔑得笑了起來“你笑什麼?”呼魯圖麵對康霸的笑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你知道我的綽號是什麼嗎?”

康霸竟然不緊不慢地收起了大弓,緩緩地撿起地上的亮銀長矛。

“切,不就寒風翎箭嗎?

我看不過如此。”

呼魯圖不知道那股不詳得感覺從何而來,但它卻真實得存在“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受死吧!”

呼魯圖大喊一聲,便想衝上前去儘快斬殺康霸,但下一刻讓他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他感覺自己渾身都變得僵硬,是那種被極寒凍住的僵硬,自從可以沸騰獸血,呼魯圖很久冇有過這種寒冷的感覺了,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康霸“你對我做了什麼!”

“寒風翎箭,你以為隻是因為我的箭快?”康霸以邊向呼魯圖走來,一邊一矛刺穿一個剛爬上城頭的獸人“我修煉的叫寒冰真氣,中我翎箭者,一箭便會寒氣入體,而你中了這麼多箭,雖然擋下些許,但真氣透體,會讓你渾身冰凍”語聲未落,又是一矛刺穿一個獸人“你的氣,你的血液,你的肉身,甚至你的意識。”

此刻呼魯圖早己如同一座冰雕一般,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的眼神逐漸渙散,最後變成一片冰白,康霸走到他身前,亮銀長矛用力一揮,狠狠地擊打在呼魯圖的身體上“呼啦”呼魯圖的身軀就像一團碎冰一般,散落一地。

“報!”

一名浴血的青甲軍侍衛跪在康霸麵前“康將軍,飛鴿傳書,北燕其餘幾城都在遭受獸人攻城,其他幾位將軍怕是無法率軍支援我們了。”

聽完康霸的臉色頓時慘無血色,“哇~”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他目光死死望著城下還在源源不斷湧來的獸人大軍。

這一戰,真乃是背水一戰。

熱門小說《龍秦帝國之天下無王》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甲竟然被呼魯圖用手爪撕開五條口子,而且還有絲絲血跡流出。呼魯圖,瘋狂舔舐著自己的手爪上,康霸的血跡,深吸一口氣,彷彿得到了什麼一般“這就是強者的血液嗎?感覺太好了!”呼魯圖興奮地再次衝向康霸。康霸知道自己近身戰鬥,可能不是這個瘋狂的傢夥的對手,但自己可不是一個近身戰鬥的人,他雙腳點地向身後躍起,在半空中一個轉身,他背後那張大弓早己被握在手中,一支翎箭離弦,帶著青色的罡氣,首奔呼魯圖的眉心,看似很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