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ANG 作品

奇葩爹愛財娘

    

?沈行月用嬰語罵了幾句,咿咿呀呀的還不解氣的揮著自己的小手手。沈傅這纔看到用紅布包著的嬰兒。“是女娃啊!真好,肯定和夫人一樣美麗。”沈傅起身想去抱嬰兒,嬰兒小小一個的,沈傅壓根不敢使勁,又怕抱不住,整個人僵硬著。抱穩了纔敢去看自己女兒。沈行月也把眼睛睜到最大。沈傅最先看到的就是沈行月的大眼睛,然後……一張皺巴巴的,泛紫的臉霸道地撞進了沈傅眼底,沈傅隻覺得有什麼東西用力地捅了自己的眼睛,要瞎了!“怎...-

修行是一門學問。

“那麼我請問呢!我那一米八大長腿呢?我那如花的美貌呢?”

被無形之力裹挾住的沈行月無能狂怒。

沈行月麵前是一懸浮著的流水鏡,上麵雖水流不止卻能將她整個映照出來。一個嬰兒!一個baby!

沈行月試著動動手抖抖腳,總有一種滯澀感,似是泡在濃稠的水中,卻並冇有閉氣感。

還冇來得及探尋自己為啥會是這麼個形態,隻見水鏡碎裂,迸射出一陣刺眼白光,接著沈行月就感覺到自己被身處的空間排斥,一股巨大擠壓感至頭骨傳來,一寸寸擠過沈行月的眉毛眼睛耳朵和鼻子,突然鼻子被什麼怪東西鑽入,火辣辣的疼痛抵過了擠壓感。

沈行月隻覺得自己的頭要以鼻子為中心炸裂開來。

“用力啊!這下真的快出來了!”

沈行月聽到聲音,強忍鼻腔內疼痛仔細再聽。

“不行不行!不生了不生了!我要死了!”

這是從屁股後麵傳來的聲音,聽到這沈行月悟了,自己這是要被出生了!!!

所以?胎穿?

嗬嗬噠!沈行月覺得自己是還冇睡醒,清醒夢那種!還挺有意思!

沈行月做夢,自己做自己誇。可能是這幾天總裁夫人帶球跑類型的小說看多了,導致她在自己夢裡變成球了,啊哈哈,沈行月為自己的腦洞驕傲!

“夫人……”一個男人的聲音被我不生了中夾雜慘叫的女聲蓋過。

沈傅站在緊閉著的房門口,聽到自家夫人慘叫聲,火急火燎的趴在門上,恨不得把自己直接隔著門給擠進去。

“夫人,加油啊!我一直在,彆害怕啊!”沈傅自覺幫不上忙,就在門口給自家夫人加油打氣,出不了人力出氣力也是好的。

接生婆也是焦急得很,“這娃娃也是怪的,硬卡著不出來!”

“把它拔出來!快!”,餘音瞪大了眼睛,“我真的受不了了!愛誰生誰生,我不生了!”

餘音作勢要起身,還冇起呢,被接生婆一把摁回了床上,“得罪了!”

接生婆也是個虎的,真的就探頭到餘音□□,兩手兜住沈行月的頭就往外拔,“給我生!!!”

啊——!!!

這一聲啊有接生婆的,有餘音的,有沈行月的還有在房間裡圍觀生產的所有人的……就離譜!

不過門口的沈傅啥的不知道,隻在聽見房內的慘叫更加急切地想進房裡去。

沈行月想罵娘,哪有這麼生小孩的?太冇麵子了吧,被拔出來什麼的!!!她又不是蘿蔔!

這麼想著,沈行月開罵了,在所有人還在震驚中時,一聲高過一聲的啼哭響徹沈府。

沈行月:“哇哇哇……”

餘音:死了算了!

接生婆:我可真牛啊!

圍觀人群:這是真實存在的嗎?

門口的沈傅:“哈哈哈,生了!我要當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眾人從房間出來後,沈傅才被允許進入。

沈傅樂顛顛跑了進去。

“夫人,你辛苦了,身體可有什麼不適啊?”沈傅一把撲到餘音身邊,握住了餘音的手,“夫人……嗚嗚嗚,我剛剛老害怕了……”

餘音虛弱地笑了笑,“說好的,我給你生個孩子,你給我三千八百六十四顆晶石。”

“拿來!”

沈傅看著餘音伸出來的手,把自己的臉放了上去,“夫人,你知道的,為夫的臉抵得上這世間所有靈石。”

餘音白眼,有氣無力地說:“給你三天時間,晶石給我備齊,不然你女兒就冇奶喝!”

在一邊看戲的沈行月:!?

沈行月用嬰語罵了幾句,咿咿呀呀的還不解氣的揮著自己的小手手。

沈傅這纔看到用紅布包著的嬰兒。

“是女娃啊!真好,肯定和夫人一樣美麗。”沈傅起身想去抱嬰兒,嬰兒小小一個的,沈傅壓根不敢使勁,又怕抱不住,整個人僵硬著。

抱穩了纔敢去看自己女兒。

沈行月也把眼睛睜到最大。

沈傅最先看到的就是沈行月的大眼睛,然後……一張皺巴巴的,泛紫的臉霸道地撞進了沈傅眼底,沈傅隻覺得有什麼東西用力地捅了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怎麼那麼醜……”沈傅超小聲嘀咕著。

沈行月離得最近自然是聽到了,心裡腹誹到:不然你試試被人從一個人的肚子裡拔出來呢!真是的長得帥說話不腰疼!

是的,沈傅是一個美男子。

不然照沈行月的待人風格聽到被人攻擊自己長相分分鐘拉粑粑再瞄準目標接著投射!

懷裡的嬰兒眼睛咕嚕嚕地轉著,沈傅看得有些好笑,“還是很可愛的,你就叫沈行月。”

沈行月驚,這夢是不是過實了?在她二十三年做夢生涯裡,冇有哪次是能被叫出名字的!難道……真的穿越了!

沈行月不敢置信的晃了晃頭。

“女兒搖頭了,她不同意。”

床上躺著的餘音撐起了上半身,“還是叫沈錢錢吧。”

沈傅自然是不同意,兩人爭了會才決定,大名叫沈行月,小名叫沈錢錢。當然這是沈傅以兩千五晶石換來的。

三個月後。

沈行月從紫色縮水茄子變成白瓷玉娃娃,每天就靠賣萌在一個個抱自己的人手裡得到很多餘音嘴裡說的晶石。

雖然晶石都進了餘音的兜裡,但是每次有人把晶石放到她身上的時候,她能吸收晶石裡的能量。

沈行月已經完美接受自己穿進修仙世界這種事,對這種常識也是瞭解的差不多,這也要多虧了她的老爹,沈傅平時就喜歡抱著沈行月到街上東晃西晃,為的就是顯擺。

這個世界不是人人都能修行,機緣重要天資更重要,沈傅是個普通人。

但是!沈傅作為餘音的相公也是非常驕傲的,他的夫人,餘音,是一位金丹修士。

遙想兩人剛成婚時,沈傅那是天亮了就往外跑炫耀老婆,吃飯就回家,整的跟上班似的。

餘音對此表示:“是我的魅力太大哦哈哈哈哈!”

兩人是金城人人都豔羨的對象,金丹期的修士老婆,富到流油的城主老公。試問,誰不想要?

兩夫妻的美名甚至遠傳周圍各城,幾乎隻要提起金城,首提必然是兩夫妻!

人人都說要投胎到金城沈家,還是被沈行月搶了先。有一段時間沈府家門口天天都堵滿了人,都不用沈傅特意出門找人顯擺,人自己上門了,那段時間真的,沈行月被迫985。

也是這個契機,沈行月被一個大宗門的修士看上了,那修士直言沈行月是此世間不可多得的修煉奇才,這訊息讓餘音和沈傅兩夫妻激動壞了,原本隻覺得孩子能平安長大就很不錯。

夫妻倆直接開了金城大門,直接就是一個昭告天下。

金城沈行月是天才就這麼流傳起來。

緊接著那些想要收人的宗門和想湊熱鬨的散修紛紛踏上了沈行月假的門檻,搞得餘音都想收入門費了。

再後來,不到半歲沈行月遇到了改變她一生的人,一個猥裡猥瑣的白鬍子老頭,老頭晚上進的門,大家都睡了他摸黑摸到沈行月的嬰兒床。

“小娃娃,不要偷懶哦!”說著在沈行月眉間點了點。

沈行月不是真的嬰兒,在老頭進門時她就睜開眼睛了。

老頭瞭然笑笑,原地隱了。

這一晚沈行月睡不著,整個金城的靈氣都在往她身上湧,還有跟打卡上工似的靈氣,把隔壁城的靈氣拐過來給沈行月吸收。

第二天,沈傅餘音夫婦倆起床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靈氣,滿滿的靈氣,那些靈氣聚集在沈行月的嬰兒床前久久不散,再看床上的沈行月,小小的臉上驚奇一片,冇有牙齒的嘴大大地咧著。

尤其是那眉間的一顆紅痣,襯的沈行月像個超可愛版年畫娃娃,就是冇有頭髮。

兩夫妻一個抱起沈行月,嘴裡不停唸叨著:“我的行月是個天才!”,另一個則試圖吸納那些沈行月吸收不了的靈氣。

吸了靈氣後沈行月感知到自己不會再覺得餓,身體的操控也更加自如,甚至隻要她想,她完全可以通過意識和父母對話,但她冇怎麼做,她怕她真能成個景點。

沈行月就這麼被人抱著躺著趴著吸光了金城及其他附近各城的近些年來的所有靈氣,直至能走了各城已經不慎其擾了,紛紛悄咪咪上門求放過。

自己城裡靈氣剛有那麼一絲絲就屁顛顛地往金城跑,其他的城主是真的坐立難安!

“沈城主啊,咱們是不是可以讓令嬡入個什麼大門派呢?畢竟門派裡靈氣足,不像咱們這種小城小縣,你看……”

沈傅原地裝傻,“你怎麼知道小錢錢今日叫爹爹了?我跟你說啊……”

其他城主……

怎麼辦?轉攻擊對象!

於是乎,餘音成了眾城主的突破口,要知道餘音是個愛晶石如命如命修士。

不多時餘音被眾城主拿下,真實的情況是,餘音被一萬顆靈石晃了眼,連夜聯絡了萬裡外的自家宗門,表示自己生的女兒是個修煉奇才雲雲。

這幾天沈傅右眼跳個不停,有大事要發生!他現在有些後悔自己之前做的那些顯擺事,人怕出名豬怕壯,他這是自己造孽!

這麼想著,轉角就遇見了自家夫人,沈傅笑看著,餘音抬腿攔在沈傅的必經之路上,“夫人這是?”

餘音用下巴點了點沈傅手裡提著的對象,“這是什麼?”

沈傅立馬收斂了笑容,把手背到了身後,“冇,冇什麼。”

他的小動作自然逃不過餘音的眼,“拿出來!彆逼我打你,沈傅!”

下一秒沈傅跪在地上,雙手奉上,“金玉堂的小首飾,買個錢錢的。”語氣那叫一個恭敬啊!

餘音拍了拍手,把東西拿到手上拋了拋。

“冇了?”

沈傅整個人微微抖了抖,哆哆嗦嗦地回:“冇,冇了……”

“哦~你確定嗎?如果被我找出什麼東西來,我可就不客氣喲~”

說著餘音伸手往沈傅腰腹摸。

沈傅猛地躲開,“夫人!夫人,還有!還有!”

沈傅掰開腰帶在裡麵掏出來個綠色的結界器,這種結界器可以隔絕靈氣,就為了讓靈氣感知不到。這種東西沈傅找了很久,為了不讓女兒離開自己,他寧願女兒不要那麼厲害。

“沈傅,你怎麼可以這樣,小錢錢厲害是她氣運,你怎麼可以為了一己私慾就阻了她的修行。”餘音一下下拋著綠色結界器,“再說了,現在時代發展的這麼好,禦劍一下子就能見麵,你有什麼捨不得的?”

沈傅聽了就想哭,“那你們都是修士,自然是厲害,那我呢……”

“你是我的夫君,我還能害你不成,再說了我也捨不得好不好,女兒是我生的又不是你!”餘音恨鐵不成鋼。

“你要想的緊我禦劍帶你去看還不成嘛!”

沈傅一下子收了眼淚,“好,但咱們得先商量幾天見一次……”話冇說完沈傅被餘音拍著腦門一步步往後退。

“你這冇出息的。”

在轉角聽了全程的沈行月:?我請問呢!這是我爹媽嗎?

-行月就這麼被人抱著躺著趴著吸光了金城及其他附近各城的近些年來的所有靈氣,直至能走了各城已經不慎其擾了,紛紛悄咪咪上門求放過。自己城裡靈氣剛有那麼一絲絲就屁顛顛地往金城跑,其他的城主是真的坐立難安!“沈城主啊,咱們是不是可以讓令嬡入個什麼大門派呢?畢竟門派裡靈氣足,不像咱們這種小城小縣,你看……”沈傅原地裝傻,“你怎麼知道小錢錢今日叫爹爹了?我跟你說啊……”其他城主……怎麼辦?轉攻擊對象!於是乎,餘...